叶旻

长阳丨利木利丨墨香铜臭粉,莫挨老子。素还真偏激粉,看见一个素大饼锤爆一颗鲜血淋漓的傻瓢。

藏史。三十题之理想身高差

生贺。
说好的联文,看着老铁洋洋洒洒写了那么多心中非常愧疚。 @小仙女
我好虚啊………………
感觉上写残了_(:3)我明儿清醒一点再看看能不能修改吧。
谁是哥哥这个梗出自三弦的访谈回答233333
————————————————————————
  其实罗碧是个较劲的人,从他小时候非得和艳文比高时我就看出来了。两鬓微白的史丰州先生坐在太师椅上,捧着茶碗笑着说。

  罗碧与史艳文是一对双胞胎,其实就连史丰州也分不清他俩谁是哥哥,谁是弟弟,就这样混乱地过了几个月,史艳文忽然就开口会说话了,刚学会说话就挣扎着翻身,拉过身边酣睡罗碧的小手咿呀叫着“小弟”,一旁的史丰州深觉这是天性,遂以此订下大小。

  到后来,即便两个孩子越长越相似,史丰州也没再认错。

  史艳文性子随水夫人,为人友善,容易近人,仿佛生来就是一张笑颜一般,精致的五官任谁看了都忍不住夸一句俊俏。而罗碧则随了父亲,严谨,不苟言笑,即便他与史艳文有着几乎无二的面貌,这些是他成长经历上听到最多的评价了。

  关键是,史艳文他高。
 
  两个孩子从会走路起就有一个习惯,就是在每年生日那天,躲开家里来来往往的亲朋好友跑到院里的一面墙前,小小的后背贴着雪白的墙面,然后抬起手,用一节短短的铅笔贴着头顶抹过去,划一道浅浅的痕迹,然后用卷尺量一量高度,在边上注上数字。那时仅十岁的史艳文就像吃了神药一般,一路拔高让罗碧有些望尘莫及,导致有阵子罗碧在做梦时都会看见,史艳文站在他面前,高大到只有低头才能和他对视。

  “小弟呀。”

  罗碧从梦中惊醒,差点给在他身边撑着身子的史艳文一拳。
 
  年幼的罗碧感觉自己受到了巨大的伤害,他开始坚持每天跑步,打篮球,让母亲炖骨头汤,量身高时再也不像以前那样随意,而是站的笔直,就像军训时一样,总是让史艳文忍不住发笑。

  “小弟,我比你高是天经地义的,何必如此较真。”

  史艳文坐在操场上,扭开自己的水杯盖子喝了一口,又递给罗碧,少年也不矫情,直接接过来就喝了一大口,凉白开顺着罗碧的嘴角往下滑,混着他身上热腾腾的汗没入衣料。而史艳文就看着自己方才贴过嘴唇的那一块地方被罗碧叼在嘴里,仿佛带着自己的气息,交织在水中,被罗碧喝下肚。

  十五岁的史艳文心中有一瞬间的悸动,赶忙偏头干咳一声,不想引来罗碧的注意。
 
  “史艳文,你刚刚在看什么?”罗碧将喝完水的杯子丢还给史艳文,皱着眉眯眼看背对太阳有些刺目的兄长。

  “……没什么。”史艳文笑笑,屈膝坐在罗碧身边的似是有感而发。“只是觉得小弟越来越高了,为兄都快被你追上了。”

  “被我超过去,你很不爽吗?”罗碧打鼻子里哼一声,仰面躺倒在草地上,史艳文便伸出一只手替他遮住眼睛,其实不再感觉刺眼之后,这午后的阳光还算让人感觉舒适。

  “怎么会呢,我希望我的小弟长得越来越高,最好能比过我,再胜过爹亲。”

  “嗤。”

  罗碧拍开他的手翻个白眼再翻个身继续侧躺在草地上,他难得安静地睁着眼,看微风卷过草丛,露出草丛下被掩盖的白色小花。

  等到十八岁时,史艳文已经远不如罗碧高了。一米八的史艳文站在墙前,动作自然地划下一条线,他转身,看见罗碧正在写数字。

  一米八三。

  史艳文心情复杂地回忆起小时候刚好到自己肩膀的弟弟。

  等到二十五岁生日,西装革履的两个青年站在早已泛黄的墙前,像小时候一样,伸手抚过自己发顶,然后划下一道痕迹。

  一米八一的史艳文,一米八八的罗碧。

  这是最后一次量身高了。

  白西装的史艳文微笑着,看向黑西装的罗碧。小弟依旧是那副严肃的模样,配合他这一身正装,整个人都透着一股肃杀之气。

  史艳文走过去,拍一拍罗碧的肩膀,笑道:

  “你终于达成小时候的愿望,小弟。”

  说着,他抬起手比划了一下两人的身高,然而罗碧的视线从刚才就没有离开过史艳文,就这样看着他,并放任他做如此幼稚的举动。史艳文自顾自比划了一会,见罗碧完全没有回应的意思,也放下了手,静静地回望他。

  忽然,黑西装的男人上前了一步,拉近了两个人的距离,在斑驳的树影下,他低下头,刚好可以亲吻到怀里抬起头的白西装男人。

  其实罗碧的理想身高差很简单,哪怕比史艳文只高了一厘米,他就开心了。

end.

评论(7)

热度(4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