叶旻

长阳丨利木利丨墨香铜臭粉,不许关注老子。

打了一会游戏顺便准备写麒麟素第三章,然后就看到迎面而来一盆官方新剧屎。
……太平到底在写什么,我该谢谢他放过素还真没上线吗。

粉她的,取关我,懂?
歪屁股双担的粉我看见你们就恶心。

没有跑路!!最近在陪对象和打游戏!!有个鷇梦脑洞在准备!!明年我有大把时光!!!日更都没问题那种!!!!!

可以置顶了,终于。
叶旻(mǐn),杂食玩家,给啥安利都吃,因此爬墙飞速,说坑就坑那种。
更文全靠缘分,可能剧透完我就不写了那种。
一哥爱好者,自体爱好者,素还真史艳文俏如来,给我个梗都能水仙。
素还真就不用了,鷇梦真好吃。
当前雷点,mxtx,女神龙,慕残,冰恋。排名不分先后,一样恶心。
不是什么好人,在一大贴吧做过三年吧主,嘴赃程度自行权衡。
没屁放了,看见评论会很开心玩家。

霹雳布袋戏。关于云海仙门那群美食博主们

-合集。

-因为坑了。

-重度OOC,现代背景,大家都是网络美食博主,君奉天打酱油,CP自由心证,你说是那就是。

————————————————————————————

01

  微博,向来是个卧虎藏龙的地方啊。

  玉逍遥翘着脚,靠在柔软的沙发垫上,抱着平板笑嘻嘻的点评道。

  玉逍遥本来打算学的从的是设计行业。结果毕业那年,他叼着烟黑着眼圈,熬了几个晚上做完了毕设,顺利从云海仙门毕业后,当着家里长辈们的面,大声宣布自己要在网路上发展。玉逍遥作为这个行业的一员,自然是深知设计师行业不仅容易秃顶,还容易GG。秉着活着就是生命的资本,那一阵的玉逍遥现在喝啤酒都要犹豫要不要往里面撒把枸杞,可是转念一想人生不过短短数十载,此时不浪更待何时。

  一个神奇的念头诞生在脑海里,然后被他捋了捋。

于是,他抱着自己的笔电物色了几天那些美食大V的后台公司,然后又凭着佼好的样貌和本身就是大胃王的资本,迅速和一家还过得去的公司签了合同,带领了一支团队,开启了他的网上冲浪生活。

  而今已有近百万粉丝,薪水丰厚,广告源不绝的美食博主天迹,正躺在家里,感慨着人生处处是惊喜,啃着玉箫给他削的苹果,气定神闲视奸两个大V的主页。

  真是没想到,大学宿舍一起住了四年的舍友兼兄弟,居然四个有三个走上了同一个行业。

 

  玉逍遥一开始决定从事这方面职业后对自己的定义就很明确,那就是!做一个尝遍苦境大街小巷小吃美食,帅气而不失优雅,接地气而不染俗气的宇宙无敌第一大帅哥!

  天迹说着说着,从沙发上摆脱葛优瘫的姿势,将吃完的苹果核一抛,三分球完美入篮,顺便对向他投来注视的小妹玉箫眨一眨眼。

  他选的这家公司也确实没有亏待他,到现在为止,既没有逼迫他强行提升胃容量而博眼球,也没有让他接一些他不愿意接的广告而蹭热流,加上玉逍遥本人虽然皮的很,却事事留有余地,并没有做出格的事情,这几年在网上火的理所当然。短短几年时间里,他也确实走了大半个苦境,品尝了不少美食,每到一个地方,第一件事就是买,吃,玩,所幸还记得要给观众直播,时常嘴里的食物还没嚼烂,看见直播间人数上涨,又含含糊糊口齿不清的和他们打招呼。

  直到那天,他们的一条龙游玩试吃活动第二站定在了一个略有名气的小镇。

玉逍遥有一个习惯,每一次定下来去哪之后他就会去搜索这个地方的地方微博,相关的美食博主,这一次的活动让他发现,这个小镇微博居然关注了一个叫永夜剧作家的人。

  名字一听就不像什么好人,还中二兮兮的,瞅瞅。不是夹带私货吧?

  这么一想,他点开了这位永夜剧作家的微博。

  哦,有钱人啊,居然有酒窖。

  嗯,有两个儿子,不过没有女性的照片,是单亲爸爸?

  啊,住恶魔眼L……

  住恶魔眼泪??????

  玉逍遥噌一下就蹦起来了,紫色的眼睛睁得大大的,一声“十七”在嘴边绕了好几圈又咕咚一下滚回肚子里。

  他缓过劲,看着那个恶魔眼泪的定位,手指停留在上面许久,犹豫再三,还是没有按下关注。

 

  大学的时候他和十七的关系并不好,玉逍遥不明白这个看起来好像没成年的小朋友为什么对自己有那么大的敌意,以至于俩人见面就要掐个天昏地暗你死我活。

莫非因为自己在看到他化妆的时候说了句“像个小姑娘一样”?

  说实话,仔细琢磨,又不像单纯的记仇。

  末日十七拽着行李箱刚进大学那天,原本坐在床上休息的君奉天站起来,给这个少年帮忙。玉逍遥听君奉天说过,自己有个跳级读书的弟弟,于是看着君奉天牵着少年认识他和非常君时,玉逍遥是十分好奇的。反观末日十七,少年有些漠然地对非常君的温和致意,客套的打了两套语言太极,却在转头看见他的那一刻露出了惊讶的表情。

  ——那双亮晶晶的眼里充斥着一种看见熟悉的人,流露出的喜悦。

  玉逍遥有一瞬间觉得自己老了,记忆力很差,连人都认不到了。

  他没有去接这个眼神,反而低头茫然地思考了一会儿。本就没有印象的人,再怎么想都是徒劳。察觉到身边的气氛越来越诡异,玉逍遥咬牙,还是选择伸出手,礼貌的握了一下他的手。

  他不敢去看那几乎在一瞬间将喜悦都推翻了的眼神,只扫了一眼就让他觉得自己罪大恶极。

  “……你好,我是玉逍遥,你的大学舍友。”

  掌心里的那只手在他说完话后忽然一缩,收了回去。

像是被这一句客套的话,划开了过往所有不甘心自断的丝。

 

  玉逍遥发现自己又被回忆带的走了神。

  他摇了摇头,叹了口气,非常郁闷地用竹签戳了个纸碗里的烤猪蹄,放在嘴里嚼了起来。导游还在找一家隐藏极深的老字号,同行的人都显得有些无所事事。玉逍遥也不自觉的观察起了周围。

  那边身着华丽长袍的人在一群常服的路人中显得格外扎眼,像是神祗偶降人间,没有任何准备一样。那个人的身边站着两个小小的孩子,一个小脚不住地踮呀踮,小手挥来挥去像是在比划什么,玉逍遥眯起眼细看,这才发现这父子三人居然只是在买糖葫芦。

  几乎要让他想起大学宿舍那个下楼丢个垃圾都要精心整理仪容仪表的人了。

  玉逍遥又想叹气,就见那个华丽的男人回过神,翠绿好巧不巧对上幽紫。男人唇角的弧度顿时僵硬,隔着不远却也不近的距离,玉逍遥感觉时间和气流仿佛在这一刻停滞,仿佛,仿佛有什么东西,马上就要冲破这尴尬的沉默,朝他而来!

  永夜剧作家抄起带出来的星宿劫,轻轻晃动起来,口中念念有词,周围的人群发出的噪音干扰了玉逍遥的辨别,他忍不住凑近了些,就听到男人轻轻地念着:

  “妖魔鬼怪快离开妖魔鬼怪快离开妖魔鬼怪快离开妖魔鬼怪……”

  玉逍遥:……………………

  玉逍遥:?

  玉逍遥怒不可遏。

02

  永夜一开始并不想对天迹做什么挑衅的动作。

  毕竟大庭广众之下,真的打起来天迹不要面子他要的。

  可是不知道为什么,明明他的意识还在做思想斗争——自己做还是不做,的这短短几秒钟里,他的身体就已经抢先了一步做下决定。

  永夜剧作家这么回忆着,又心想,也许这就是传说中的本能呢。

  他挑衅了一会儿,适时收手,身边的咔擦咔擦声不绝让他有种不妙的预感。永夜收好了星宿劫,缓缓弯下腰,修长的手指轻轻挑起距离自己最近,离凡的下巴,果不其然在稚嫩的脸上看见了细碎的糖块,有一些被太阳照射,已然融化,在永夜眼中已经到了反光刺目的境界。他摸了摸袖袋,取出来一块素色的绢帕,给幼子细细擦去嘴角的糖块。离凡似乎也意识到这里有不少外人,难得乖巧,嘟着嘴让父亲擦脸。

  “离凡,眩者说过很多次,吃要有吃相。”

  意料之中的责备却没有夹杂多少责备的语气。

  放任自由的风,再想灌输理念,似乎困难了许多。

  邪说站在不远处,小心而缓慢地啃着自己那份糖葫芦,翠绿的眼瞳没有任何情感起伏。

而紫色眼瞳的小孩听完父亲的责备,只是舔了舔嘴唇,砸吧了两下舌尖扫到的甜味,又对着自己的父亲努了努嘴,寻着躲他两三步远的哥哥去了。

  永夜剧作家看着两个儿子团在一起,这才有时间看着眼前这位故人兼同行。天迹在大学四年已经被他挑衅惯了,如今这般可谓无伤大雅的逗弄,不需要多少时间就能让他的怒气如风消散。剧作家欲和他对视时,他也在盯着永夜剧作家,不得不说十七这几年不见,化妆的技术愈发精湛,如果不是这个人和自己相处多年,就那么远远的一眼,玉逍遥还不敢百分百确认这就是当年的末日十七。

  “天迹,如果你来找眩者只是为了瞪眩者比美瞳,那还是趁早回去吧。”

  “……”玉逍遥觉得卷走自己怒气的那阵风忽然又回来了。

  永夜等了几分钟,都没见玉逍遥放一个屁,略显不耐地提了提星宿劫。

沉重的权杖落地时击出一声一声地闷响,在身边人群的来回穿梭笑闹声中依旧响亮,无端和心跳频率吻合。一种比尴尬更为微妙的气氛顿时以永夜剧作家为中心弥散开来。

  真是作孽。

  剧作家想。

  

  地冥大学毕业后,没有任何君奉天的那种反抗心理,遵从了玄尊的安排,接任了一家仙门的子公司。

  一开始去自然是不好做的,公司内部的老员工与新员工,三两成团,自成规矩,甚至还会对这个小老板口出妄言。末日十七并没有被那些言论打击,自然也不会被那些言论引导,失去判断。他的心里有一股执念,让他在没有援手的情况下,靠天赋和努力顺利接任。

  原来他只要这样做下去并稳住公司发展,完全不需要网路推销这一环节。所以地冥开微博的初衷只是为了关注时事新闻,顺便看看有没有哪里撕逼。

一言蔽之吃瓜专用。

直到后来有一天午休,他靠在午睡椅上百无聊赖地刷着微博,时时热搜里出现的天迹成功引起了他的注意。

  这么中二的修仙名字也能上热搜,一看就不是什么正经人。

  地冥嗤笑一声,漫不经心点开了tag。

  却在扫了一眼封面时猛地从躺椅上坐起身。

  是穿着常服的玉逍遥,银白的长发发被他随意拢了拢扎成马尾,青年拿着一杯奶茶,面对着镜头笑的非常开心。

  鬼使神差地,地冥没有点开这个挂在热搜下面第一的视频,而是选择划开工作用QQ,给助理发了个消息。

  一夜之间,各大营销号都在推送永夜剧作家这个橙V博主。

 

  一开始网路发展,地冥只发一些餐点甜品,偶尔玩心起,还会配字。比如用八二年的拉菲漱口的感觉是如何。

这一高调炫富举动被不少小姑娘当成了三十有为,自带小胡子,平时就算吃个饭也穿着西装的钻石王老五。

  后来地冥无意间拍了两个小儿子的日常照片,由于两个小家伙实在太过可爱,成功吸粉,钻石王老五马上被划去了,改成伟大的单亲爸爸。

  地冥对此从不反驳,同样的不点赞也不评论。

  毕竟,有时候没有结果的内容,更容易吸引那些满怀好奇心的,八卦的人大部分注意力。

  再后来,十万粉丝的时候地冥依照粉丝的要求开了直播,内容就是两个小家伙的日常生活。

  镜头里的离凡邪说坐在长餐桌上,一左一右,埋头吃着父亲亲自准备的儿童餐。偶尔听到中间主座上的父亲轻轻叫着自己的名字,对应的小家伙就会抬起头,顺从要求,或是笑一个,或是看镜头。

  直播间的礼物越刷越多,浏览人数也越来越高。

  吃饱喝足的离凡皮皮虾本质不变,窸窸窣窣爬下凳子,一步三踮脚,鬼鬼祟祟地靠近了地冥。趁他不注意,两条小短腿一弯一直,施力弹起,一只棕色的毛团团就如脱弓之箭蹦上剧作家膝头。

  地冥被他吓了一跳,下意识伸手去托幺子的背,软乎乎的小家伙又往前挪了挪。紫色的大眼睛扑棱扑棱的。无意间对上镜头。

  地冥睨一眼手机屏幕,就见评论区漫山遍野的我的妈呀可爱死了。

  嗤笑声突兀地响起,地冥手指在屏幕上戳戳点点,嗖一下地,评论区就干净了几秒。

  离凡小手撑在父亲大腿上,茫茫然看着父亲的表情变化和动作,终于在地冥只是拿着手机对着自己的脸咔擦拍了个照后,露出一个乖巧可爱的笑容,对着父亲挥手。

  “父亲,我想玩手机。”

  “可以,五分钟。吃完和邪说去写算术题。”

  “好哦。”  

  地冥手腕轻轻一翻,掌心朝上。一双小手也跟着迅速扒上大手,小心翼翼拿走了他掌心里托着的手机。

  离凡看着手机屏幕里的画面转来转去,乐的直笑。随机小手一扬,摄像头顿时对上了父亲。

  这时,直播间的人手机屏幕上都出现了一个男人。黑色的衬衫没有规规矩矩的把每一颗扣子都扭实,而是放任最高处的两颗纽扣崩开,露出苍白的肌肤和好看的锁骨。

  这个男人有着一头橘色长发,就如光一般夺目。他将手背撑在一边的脸颊上,尖俏的下巴上没有一丝扎眼的胡茬。被几千人观察着的当事人恍若对爆照毫无自知,嘴角的笑意越来越浓,语调较之方才,更加缱绻温柔。

  “离凡我儿,时间到了。”

  

03

  非常君的出现显得非常和时宜。

  起码对路人和摊贩而言是如此。

 

 

今天是周六,因为节假日的关系,习烟儿的补习班破例放了假,当然,越骄子的公司也是一样。“无业游民”非常君便趁着这日他俩都在家,起了个早,来这条老巷子里溜达买菜,打算给习烟儿和越骄子尝尝自己这几个月尝试出来的新品,清热去火,加冰也不失菜品美感,顺便更新一下微博的视频。

非常君草草洗漱了一番,顺便将一头常年散落在背的金发挽起,随意在脑后扎了个马尾,踮着脚走到玄关处,轻手轻脚换好了鞋,又取过挂篮里的布包。一般他外出买菜都是拎着这个,虽然时常被越骄子嘲笑审美被老人同化,非常君仍是觉得用这种布包要比一次性塑料袋环保,且比白色垃圾好处理许多。

直至临出门前,非常君望着挂篮里的遮阳伞,有一丝犹豫。

他打开手机点了天气,决定试探一下。

37℃。

非常君抓过篮子里的伞打开了门。

 

人生处处是惊喜,这话真是经验之谈。

非常君恼恨为什么自己一定要今天出门,明天也是假期啊,反正习烟儿晚上回来也可以做新菜给他吃。

这条油腻且人多吵杂的街道上,一头白发的天迹和一身华贵的地冥在人流中显得格外显眼,尤其这两个人这么多年了完全不改不分场合撕逼这个恶习。

非常君装作无事发生,将那把墨色的折叠伞压了压,盖住自己的金色长发。经过下一个路口时,毫不犹豫地转身绕过了拐角。

不多时,一颗脑袋又慢悠悠的从拐角的墙壁上探出。

说实话,非常君是真情实感觉得,两位好友这样有点丢人,也不知道君奉天在哪里,想给他打电话解决一下。

…………算了,好像更丢人。

这头非常君脑内天人交战,字面意思。

那头天迹和地冥的眼神杀之战愈演愈烈,地冥一把将两个孩子拉回身边,然后抬头对远处同样显眼的金发挑染白发骚的不行的非常君喊道。

“人觉好友,你还要吃多久的瓜!”

那么一颗金发挑染白的脑袋在灰扑扑的墙上做颜色对比,地冥想无视都觉得自己对不起自己。

而骤然被人点名打断沉思,非常君更是被惊得一跳。人在受到惊吓时都会有几秒钟的失神,俗称本能,非常君亦不例外。金色的眼眸有一瞬间的失神,配合非常君简洁的高马尾,双手扒拉墙壁抬头的模样,素来挂着笑盈盈表情的脸现在无害地有如别家少年郎。

玉逍遥和永夜瞬间停止了修罗场气势的弥漫,一个伸手探入薄薄的防晒衣拽出手机绳,另一个则是不知道从那身繁复的衣袍哪个角落里扒出来一只现代感十足的手机,摄像头齐齐对准还没回神的非常君。

咔擦声响,天地首次同心。

“啊……好友,以和为贵啊。”

这厢非常君察觉不对,迅速收敛了自己飘飞的思绪,一扫先前的无辜,抿着嘴眉目弯弯,又是标准的非常君式微笑。玉逍遥和地冥迅速将犯罪道具藏好,假装无事发生,继续像两只斗鸡一样面对面干瞪眼。

非常君:……

非常君也依旧是笑意盈盈的非常君。

 

  “……算了。”最终仍是败下阵来,非常君轻轻叹气。“两位好友,许久不见,不如到我家里坐坐。”尝尝熟悉的杯子里泡着的那熟悉大圣果。

“好……好不好意思的,刚来就让你见到这人起肖,还要打扰你。”天迹舌头都要转成能用樱桃梗打结了。

“哼。眩者倒不知,某个残杀同类的人还有良心,”说着浅色的眼眸将视线从天迹的脸转向天迹手里那碗烤猪蹄。“知道会打扰到别人?”

非常君不知怎的,觉得自己眼里的天迹现在变成了一只雪白的大猫。大猫的眼睛牢牢锁定对面因华丽厚重的衣袍有了宽度加持的橘猫,一身油亮顺滑的白毛正在逆毛炸起。

非常君赶忙将手里装满了菜的布包往手肘上一挎,明黄色的身影像一只行动力十足而反应也迅速的黄猫,一下子叼住了白猫的后颈皮,制止了凶案现场。

 

Cos:葛优。

Cn:越骄子。

蓝色长发的人与非常君有一张格外相似的面容,却因阴鸷的眼神和周遭萦绕多年不散的戾气而和非常君天差地别。

此时越骄子恹恹地瘫坐在沙发上,身着条纹T恤白七分裤,双目无神按动着手里的摇杆打冰火小人。

“非常君去屠宰厂现场拿猪吗现在还不回来……”越骄子看着关卡全被打通,大门依旧毫无动静,不耐地啧了一声,转头对着另一个房间喊道。

“习烟儿!出来玩!哥哥带你去真人CF!”

“你若敢,今晚的高汤饺子你就是主角。”

房门被打开,非常君温和的声音里仿佛裹着一根在冷藏里冻了一下午的脆脆冰,是否一棍子下去能死人,取决于越骄子是否要继续在他发火的边缘试探。

“嘁。让我看看你买了什么回来,嗯,芦笋,不吃,这啥,酸酸乳?你想干什么啊这是人喝的吗。还有啥,诶,洋葱,娃娃菜,肥牛,天迹,地冥……”

越骄子:?

04

  非常君提着菜,绕过循声而来的习烟儿,宽厚大手自然地搓了把小朋友脑袋,感慨一句发质不错,便迅速溜进厨房,躲避客厅中央的修罗场。

  液晶电视上,冰火小人的游戏页面还没退出,冰娃脸上的似笑非笑和火娃脸上的标准微笑,像极了现在和越骄子面对面站着对峙的地冥天迹。一种诡异的气场以三人为中心逐渐扩散开来,弥漫整个客厅,还有开门出来观察情况的习烟儿的房间。

  厨房得以幸免,因为非常君预判非常准确,提前关上了大门。

  两个笑容怎么看怎么诡异的人耐心似乎比越骄子好得多,三个人面对面对站已有五分钟之久,习烟儿扒着门框,不知道这三个哥哥为什么在较劲,小朋友总觉得骄子哥哥像单口相声演员挑战小品演员。

指的挑战默契。

时间一分一秒过去,红发的小朋友耐心渐失,不动声色的靠近厨房,握着门把手上的钥匙轻轻一扭,便拉开了一条门缝,里头的觉君似乎听见了动静,关了洗菜的水龙头,递了个与他发色相同的红艳番茄当水果,随后缓慢却强硬的关上了厨房大门。

习烟儿捧着红彤彤的番茄,张嘴咬了一口,吮了吮里面的汁水,正准备继续看哥哥们僵持,就见自家骄子哥哥动了。

越骄子抬起手,捋了一把因为没扎而挂了几缕在脸上的头发,深深的呼出一口气,他的目光在天迹与地冥之间转了一圈,果断的选择了昔日有合作关系的后者。黄色小鸭拖鞋踩在地上发出咯吱咯吱的尖叫,越骄子眼神阴鹜,却也配合的露出一个笑,抬起右手要与他行“友好”的见面礼。

“许久不见,曾经的同僚。”

天迹与地冥脸色具是一变。

天迹敛了笑容,目光落在越骄子身上,欲言又止。

地冥摘去面具后没了遮掩,越骄子尽览他骤然蹙起的眉峰与纠结的表情。

越骄子几乎要在心里大笑两人四年大学舍友的感情与默契竟然一个小小的话题即可挑拨。

却见地冥忽然后退了一步,衣饰叮当碰响,目光却定定落在越骄子那只抬起的手上。

“你早上洗头没有?”

“……”

越骄子想写剧本的思维跳脱都这么快吗。

“他有洁癖,”天迹终于压抑不住,悄咪咪的补充道。“这个天气,就算屋里开了空调,头发该油还是要油的……”

“…………”

越骄子的目光开始扫视室内是否还有可以一次扫俩人的扫把。

 

地冥和越骄子的合作要从他们大学毕业之后开始说。

当时君奉天放弃接手云海仙门,果断的又读了两年军/校,从此开始了全新的生活。而玉逍遥做完了毕设后,防止青年谢顶和追梦他果断选择了前者,签好合同后就磕磕绊绊的在各大社交网站发展起了自己的美食博主生涯。

而他不知道的地方,大学舍友地冥与越骄子相识,是通过非常君这条人际桥,两人在非常君的聚会上偶然相遇,随口聊了几句,迅速加了私人微信。

地冥看中越骄子的人际网,越骄子看中了地冥的势力。

地冥这个博主也小有名气,只是两人除了同在美食博主界几乎没有交集。偶尔有两家粉开个脑洞YY一番,炒一波cp热度,也很快因为两位正主无动于衷而逐渐走向黄花菜。

结果越骄子很快就在微博上买了波水军搞了一波事,硬是以地冥的名义泼天迹网络冲浪生涯中第一盆脏水,水军黑粉头条一气呵成,虽然天迹这边的团队很快做了实锤声明,两边也第一次被迫有了交集,微博上的唯粉还是零零散散掐了一年有余。

天迹本人并不知情,毕竟账号并非他一个人在使用,团队只隐晦的提了一下同行看他不爽搞事,玉逍遥叼着关东煮,头也不抬回了句问题大吗,团队方说基本已经解决,玉逍遥便不再关注是何人了。

只道一句陌生人的恶意。

 

END

……写不下去。太久不更的代价就是我根本已经忘记我前面是怎么写的……这章可能bug横生。

(反正坑了随他去。)

最近爬了鷇梦,在肝七夕粮,如果有生之年还有下一章,我就给这章糊个尾再说说觉君然后END吧【。】

还有个番外,见首页吧,不嫌弃的话可以评论我哪里没看懂。


有人愿意激情分享天踦爵的车吗(。•́︿•̀。)我给你写文,限期交,不同圈我吃完安利给你写,求你们了可怜可怜一个想吃九点腿肉难吃的人吧……

实名吹爆keng太太的鷇梦……病名为到底是什么神仙作品,我要魔怔了,好好吃啊……

在b萌发布的这天,忘归就像全村第一个考上大学,还是省状元的人。
  送报人上门时,村长素还真正在和隔壁村村长史艳文,隔壁村村长凛雪鸦,隔隔壁村村长纪无双打麻将,村长眉头一皱,准备张嘴诓人,结果那送报人冲了上来,迅雷不及掩耳啪一声把一张红花大印的单子拍掉了史艳文的清一色。
  「村长们!村长们!咱们屯儿出大学生了!村头儒家君奉天老师的大弟子!!」
  瞬间,儒门一片喜气洋洋,红绸从昊正五道挂到了德风古道,第一道的君奉天在门前摆满了鲜花,和大家一一握手,侠儒尊驾的唢呐声更是提高了气氛。
  玉离经在记者的采访中礼仪得体,介绍着当年省状元云忘归就是在这块地上,滑行拜师了君奉天老师,才有了今日的成就……

霹雳布袋戏。关于云海仙门那群美食博主们03

关于云海仙门那群美食博主。03

-OOC

-热烈欢迎非常君登场。

-我要说这傻了吧唧的文有BE的结局请问我的存活率大概是多少?

  非常君的出现显得非常和时宜。

  起码对路人和摊贩而言是如此。

 

 

今天是周六,因为节假日的关系,习烟儿的补习班破例放了假,当然,越骄子的公司也是一样。“无业游民”非常君便趁着这日他俩都在家,起了个早,来这条老巷子里溜达买菜,打算给习烟儿和越骄子尝尝自己这几个月尝试出来的新品,清热去火,加冰也不失菜品美感,顺便更新一下微博的视频。

非常君草草洗漱了一番,顺便将一头常年散落在背的金发挽起,随意在脑后扎了个马尾,踮着脚走到玄关处,轻手轻脚换好了鞋,又取过挂篮里的布包。一般他外出买菜都是拎着这个,虽然时常被越骄子嘲笑审美被老人同化,非常君仍是觉得用这种布包要比一次性塑料袋环保,且比白色垃圾好处理许多。

直至临出门前,非常君望着挂篮里的遮阳伞,有一丝犹豫。

他打开手机点了天气,决定试探一下。

37℃。

非常君抓过篮子里的伞打开了门。

 

人生处处是惊喜,这话真是经验之谈。

非常君恼恨为什么自己一定要今天出门,明天也是假期啊,反正习烟儿晚上回来也可以做新菜给他吃。

这条油腻且人多吵杂的街道上,一头白发的天迹和一身华贵的地冥在人流中显得格外显眼,尤其这两个人这么多年了完全不改不分场合撕逼这个恶习。

非常君装作无事发生,将那把墨色的折叠伞压了压,盖住自己的金色长发。经过下一个路口时,毫不犹豫地转身绕过了拐角。

不多时,一颗脑袋又慢悠悠的从拐角的墙壁上探出。

说实话,非常君是真情实感觉得,两位好友这样有点丢人,也不知道君奉天在哪里,想给他打电话解决一下。

…………算了,好像更丢人。

这头非常君脑内天人交战,字面意思。

那头天迹和地冥的眼神杀之战愈演愈烈,地冥一把将两个孩子拉回身边,然后抬头对远处同样显眼的金发挑染白发骚的不行的非常君喊道。

“人觉好友,你还要吃多久的瓜!”

那么一颗金发挑染白的脑袋在灰扑扑的墙上做颜色对比,地冥想无视都觉得自己对不起自己。

而骤然被人点名打断沉思,非常君更是被惊得一跳。人在受到惊吓时都会有几秒钟的失神,俗称本能,非常君亦不例外。金色的眼眸有一瞬间的失神,配合非常君简洁的高马尾,双手扒拉墙壁抬头的模样,素来挂着笑盈盈表情的脸现在无害地有如别家少年郎。

玉逍遥和永夜瞬间停止了修罗场气势的弥漫,一个伸手探入薄薄的防晒衣拽出手机绳,另一个则是不知道从那身繁复的衣袍哪个角落里扒出来一只现代感十足的手机,摄像头齐齐对准还没回神的非常君。

咔擦声响,天地首次同心。

“啊……好友,以和为贵啊。”

这厢非常君察觉不对,迅速收敛了自己飘飞的思绪,一扫先前的无辜,抿着嘴眉目弯弯,又是标准的非常君式微笑。玉逍遥和地冥迅速将犯罪道具藏好,假装无事发生,继续像两只斗鸡一样面对面干瞪眼。

非常君:……

非常君也依旧是笑意盈盈的非常君。

 

  “……算了。”最终仍是败下阵来,非常君轻轻叹气。“两位好友,许久不见,不如到我家里坐坐。”尝尝熟悉的杯子里泡着的那熟悉大圣果。

“好……好不好意思的,刚来就让你见到这人起肖,还要打扰你。”天迹舌头都要转成能用樱桃梗打结了。

“哼。眩者倒不知,某个残杀同类的人还有良心,”说着浅色的眼眸将视线从天迹的脸转向天迹手里那碗烤猪蹄。“知道会打扰到别人?”

非常君不知怎的,觉得自己眼里的天迹现在变成了一只雪白的大猫。大猫的眼睛牢牢锁定对面因华丽厚重的衣袍有了宽度加持的橘猫,一身油亮顺滑的白毛正在逆毛炸起。

非常君赶忙将手里装满了菜的布包往手肘上一挎,明黄色的身影像一只行动力十足而反应也迅速的黄猫,一下子叼住了白猫的后颈皮,制止了凶案现场。

 

Cos:葛优。

Cn:越骄子。

蓝色长发的人与非常君有一张格外相似的面容,却因阴鸷的眼神和周遭萦绕多年不散的戾气而和非常君天差地别。

此时越骄子恹恹地瘫坐在沙发上,身着条纹T恤白七分裤,双目无神按动着手里的摇杆打冰火小人。

“非常君去屠宰厂现场拿猪吗现在还不回来……”越骄子看着关卡全被打通,大门依旧毫无动静,不耐地啧了一声,转头对着另一个房间喊道。

“习烟儿!出来玩!哥哥带你去真人CF!”

“你若敢,今晚的高汤饺子你就是主角。”

房门被打开,非常君温和的声音里仿佛裹着一根在冷藏里冻了一下午的脆脆冰,是否一棍子下去能死人,取决于越骄子是否要继续在他发火的边缘试探。

“嘁。让我看看你买了什么回来,嗯,芦笋,不吃,这啥,酸酸乳?你想干什么啊这是人喝的吗。还有啥,诶,洋葱,娃娃菜,肥牛,天迹,地冥……”

越骄子:?

Tbc

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短打混更!!!这周这文也就一千多字两千一脚我尽力了我不是屁眼子!!!这文真的有be啊!!!!我也不知道我一个弱智写个搞笑OOC的文为什么还有be啊!!!

而且让我头大的问题是我自己都不知道我现在在写什么……

管他呢!


霹雳布袋戏。年纪轻轻的养什么猫狗

-谦哥的脑洞。

-地冥猫猫天迹萨摩耶。

-OOC

  人和狗,总得疯一个。——仙心藏玄·玉逍遥

  厚木门框在君奉天手下发出异响。

 

  君奉天觉得自己这几天血压不太稳定。

  人们常言,经过一天工作的疲惫,回家后看见家人和可口的饭菜,再抱一抱扑上来的毛绒宠物,心情会变得像拆了一只礼盒看见精美礼物一样非常美妙。

  君奉天觉得这段话里的内容和他比较绝缘。

  玉离经因为高三学业繁重,每日过远的来回奔波让他无法好好休息,索性一纸申请留在了学校住宿,而君奉天养的那只滚圆的萨摩耶。

  让他每天下班开门的心情就像在拆炸弹。

  每一眼都让自己心率过速。

 

  沙发上深色的爪子印泛着异国的芬芳,显然,那是油渍;一串墨色爪子印从书房蔓延到自己大门前,结合方才那张打印的A4纸,君奉天估计书房里的打印机墨胆已经GG;地毯上的毛绒线头被啃得东凸西凹,掉落的碎毛滚得满地都是,粗略估算一下,估计今晚十二点前君奉天不用睡觉了。

德风古道大学的人民教师咬着牙,嘴角努力拉扯出一个弧度,努力压抑着杀意。他把公文包放在了玄关处的柜子上,然后伸手,轻轻扯下玉逍遥嘴里叼着的那张A4打印纸,拇指一按其余四指一拢,那张沾着萨摩耶偷吃叉烧包后余味儿不散渗入口水的打印纸就团进了掌心,活像一只馄饨。

  随后这枚馄饨在空中划了个三分球的弧度,进入了自己的归宿。

  垃圾桶。

  玉逍遥两只毛绒前爪来回按压着身下同样毛绒柔软的地毯,尖尖的耳朵因为心虚引导出的不安垂平,成了飞机耳,他壮起胆抬头,看向君奉天,和君奉天手里高举的耻辱罩与脱毛膏。

  像见了自由女神举着硫酸普度众生一般让他毛骨悚然。

  玉逍遥觉得自己浑身绒毛从尾巴尖到耳朵尖逐渐逆竖而起,萨摩耶嗷呜哀嚎一声。

  嗖一声顺着君奉天身后没关的大门冲了出去。

 

  法儒无私一忍再忍,任由玉逍遥撒开爪子逃命,转身脱了外套换鞋,去厨房打水擦地。

  总归那只萨摩耶是小区团宠,别家养的比自己还上心。

 

  偷跑一段,这是个新坑,安静抱膝盖等回复感觉怎么样……

  反正我自己写着感觉每一段都需要砍了重写……美食博主也有更哦……下章瓜觉上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