叶旻

史精忠法号不是俏如来←高亮。杂食易吞安利。圈地自萌。理性撕逼。

史俏。领带梗

*没写完。

*我不写段子的时候就是个废人。

*我好想把脑洞发完爽爽就算了。
*不行,他们一定不喜欢这种半途而废的人。
*ooc,性格偏离私设颇多求别送我上空间鄙人耍耍没多久会自删的。
*没了,我比比完了。

=============================================

 史艳文穿西装时的模样,一直都是俏如来最喜欢。

 

  很小很小的时候就喜欢。

 

  彼时史艳文的公司刚刚起步,俏如来也还是不及他腿长的奶团子。在当时,形象于他而言分外重要,于是每天清晨闹钟刚过一遍,就被男人迅速伸手按停,随后小心翼翼地将手臂从还在蜷缩一团酣眠的俏如来小脑袋下抽回,轻手轻脚掀开被子钻出,洗漱换衣,然后将领带挂正。

 

  年幼的俏如来蜷在被窝里,有时醒了,便探一下头,看着爹亲换衣服。虽然不知道这是什么衣服,应该叫什么。可俏如来心中,这就是好看的,适合爹亲的。

 

  史艳文似乎察觉到身后的目光,略有些疑惑地转身,同俏如来鎏金的眸子对视刹那又只余温柔。小孩儿晃了晃脑袋对他一笑,又拱了拱,钻回被窝去了。

 

  年轻的父亲想了想,又轻手轻脚地出门去了。

 

  俏如来一直想要一套和父亲一样的衣服,可惜史艳文替他制备最多的就是宽松的白色连帽袍。史艳文以为,孩子年纪尚小,多穿穿宽松的衣服比较好,加之闲暇时,看着小家伙盖着帽兜拖着衣摆在客厅里走来走去,像一只雪团子似得到处挪动,累了就趴到父亲膝前,昂起头睁着晶亮的眸子可怜兮兮地望着他要抱,史艳文总觉得是趣味的。

 

  就这样到了俏如来五岁的生日,史艳文趁着周末休息,一手操办了儿子的生日聚会。

 

  无非是将宫本老师等一众亲朋好友恩师请到正气山庄,替小家伙庆祝。

 

  屋外众人已经三三两两聚在一块儿聊天,史艳文与众人打过招呼后得了空,悄悄绕到花园,将团在角落逗猫的小孩捞了起来。小俏如来下意识蹬了蹬腿,却不出声,抬起头看见是爹亲后,又停了下来。奶娃乖巧地坐在父亲小臂上,肉乎乎的小短手揽着父亲的脖颈,被抱到史艳文的房间里。男人将他放在平铺的被褥上,抬起手摸了摸俏如来的小脑袋,小孩顺势乖巧的用柔软面颊去蹭父亲掌心。回身打开了红木衣柜,从里面取出来一只黑色的缎面锦盒,然后在俏如来好奇又期盼的目光中扯下礼带,打开。

 

  那是一套黑色的小西装。小孩心中雀跃。

 

  史艳文看着小孩面上的喜色,也一同笑了起来。父亲替孩子换上了他精心准备的礼物,又替他将脑后垂散的白发拢作一束,拿过那根礼带绑了个松松的结,俏如来站在全身镜前,面颊因着喜悦,微微发热泛着薄红,时不时晃一晃雪白的马尾,看着扬起的发丝和那根墨色礼带,抑或侧身,来来回回看着自己这一身精致的礼服,与史艳文那身不同的是,那条领带换做了一只小小的领结。

 

  男人的大手捧着孩子的脸颊,轻轻地在喜悦的孩子额前落下一吻。

 

  小俏如来微眯着眼接受了父亲的亲吻,待史艳文的双唇离开后,他踮起脚,学着父亲的样子,揽住对方脖颈,侧首在史艳文的脸上啾了一下。


哇,我怎么了我。

藏史。混乱大纲

今天和老铁交流了一下黑猫梗……我存一哈可能要写,顺便我要是和谁的作品大面积撞车请告诉我……
关键字:猫拟,灵异,驱鬼人,现代。
————————————————————————
  史爸是个灵异体质的高中语文老师,藏爸是个随时代前进的猫精驱鬼师,原型是整只黑毛就爪子白,有丢丢肥,金瞳。按着空间的说法⑴就是白天找地方睡觉养精蓄锐,晚上精神奕奕化人形去吊打心怀不轨的恶鬼。

  属于我管你什么苦衷你想作恶我就打你型黑猫

  后来在一个冬天,藏咪蜷成一只猫团趴在垃圾桶盖上睡觉,因为特殊原因并不怕冷,所以落一身雪也没觉得冷,该睡就睡。史爸不明情况,路过看这只黑猫都快被雪盖成白猫了,很心疼,顺手抱回家

  藏爸一觉睡醒神清气爽发现被人抱走了,那尼玛一个炸。四爪着地尾巴竖起不停呲牙低吼。

  后来炸了一会感觉到不对劲,门口隐隐约约好像站了个模糊的人,伫立在史艳文家门前不去。藏咪鼻子耸了耸,就蹦到门口坐着望大门。

  把史爸吓一跳,洗漱完毕发帖问猫没事蹲在门口看大门是不是有鬼。

  心惊胆战发完了帖子裹紧大棉被睡觉,藏咪就这样蹲在大门前看门口那个人影,每天都在看,因为棘手,就暂居在史艳文家,看了很久很久以后,然后终于逮着机会扑杀了恶鬼,离开了。
 
  藏毕竟有属于自己的责任,而且在猫里算成功人士,不可能留在史艳文家安心让他当铲屎官,偶尔史艳文在熬夜改作业时会听到一声熟悉的猫叫,探头出去时却什么都看不见了。
——————————————————————
其他补充。
  史家那四个小孩私设都是史艳文的学生,藏咪特别喜欢无心这个乖巧的小姑娘,看见叛逆儿童史仗义时恨不得蹬他一脸猫砂。
 
  小姑娘没事就来史艳文家撸猫,史艳文才发现藏咪居然也有这么乖的时候。

  没了,到时候想到什么补充什么好了。
  ……不知道继续写段子还是好好写个文…………
————————————————————————
⑴黑猫是辟邪的存在,一般黑猫会主动去压制那些不干净的存在,所以在灵异的场合总能发现黑猫。因此人们以为黑猫是不吉利的象征。

魔道邪教不要关注我了我真的不写了真的不写了不写了不写了不写了不写了不写了不写了不写了不写了…………我就是个玩木偶的别关注了取关吧…………………………

藏史。巧合三十题

藏史。巧合三十题之前世恋人

  还债了还债了。

  OOC欢脱向段子流注意避雷。

  因为懒没有认真捉虫和润色,请看官爸爸们温柔点打我。

  么叽,么叽。



  罗碧的学生时代,曾有一段刻骨铭心的经历。

  这段经历,险些就成了他爱情路上的阻力。

  史艳文露出了非常赞同的表情。

 

 

  罗碧是在苗疆读的大学,老罗对儿子的教管方式就是放养,连罗碧高考那天都能扒着门框疑惑地问他你今儿咋起这早的存在,所以看到罗碧选了个鸟不拉屎鸡不生蛋的专业时,老罗惯于平静的表情也只是出现了一小丝裂痕,随后一摆手,任他去浪暑假了。

  ——这个专业有多冷门,也许整个专业除了不缺钱随便玩的富家公子和在营企业老板之外,只有像他一样用爱发电的懵懂青年了。

  

  

  那段刻骨铭心的经历发生在一个月黑风高的夜晚,在营企业老板瘫在下铺,手里拿着iPad咻咻咻打着愤怒的小鸟,罗碧伏在桌上,手里拿着一本一个字都看不进去的专业书,咸到长毛。老板一口气连通三个章节,远甩列表一个名叫剑四毛的小学生几座城,霎时感觉神清气爽,连趴在那真的要咸出毛的罗碧落入他眼中都自带了faceu激萌的滤镜。

  温皇说,罗碧别闲着了我们去搞事吧,你看我都能主动起床来拉你去玩了你闲着像什么样子。

  罗碧将目光从书上挪开,空洞的眼神中掺了三分温皇熟悉的陌生。

  「你是不是又姓任了?」

  「……」

 

 

  最终两人还是下了楼,趿着同款拖鞋,去了大学城前的大排档撸串,鸡心羊肝娃娃菜上盖着各种各样的香料酱汁,小圆桌中间还有一盘麻辣小龙虾,手边是一人一扎的冰镇啤酒,嗨得不行。吃到尾声时,温皇犀利的小眼睛里迸射出一道金光。

 「罗碧,你信不信你前世曾有个恋人,是个男性。」

  罗碧喝的迷迷瞪瞪,意识却还跟得上这人的话。他抬起眼睨在营企业老板一眼,嗤一声笑道。

  「那你信不信你上辈子因为欠我被我追着打?」

  「……」

 

  罗碧这个专业,说好吧不算好,冷到没人知道,说出来名字,对方就会像听说计算机专业时那样露出“哦~修电脑的”同等性质的表情,导致罗碧大学四年在交友上丧到不行,和富家公子与在营企业老板成为苗疆大学里出名的铁三角。说不好吧也不算不好,能稳不挂科还课少,有了许多自由的时间。

  对社交失去信心的罗碧,懒到蹬鞋太远就不想下床的温皇,兄弟们都不出去我出去有啥意思的千雪,用这些自由的时间尝遍了大学周围的外卖。

  导致后来上线的史艳文拿到罗碧的手机随便划了划,看到的就是一屏幕的外卖app。

  兼职超市送货。

  史艳文:……

 

  改变罗碧顺便改变千雪温皇咸鱼生活的契机,是那场大学生运动会,本着人活着不能和社会脱节的思想,罗碧连拖带扛地将两位鱼友拉到了志愿者报名处。

  

  负责纳新的学妹认得这三个人,也体谅温皇的心情,登记完成后笑意盈盈地安排了他们三个去入口做安检。

  这种全国性的活动有个共同点,人与人与人,偏偏在茫茫人海中,温皇一眼锁定了那个不同。

  那天史艳文作为中原大学的代表,背着一只黑色的登山包,穿着T恤七分裤,一头乌发束成马尾,盖着一只鸭舌帽遮阳,低头来来回回看苗疆大学的地图,面上带着一丝浅笑。

  可以说这么个帅哥往那一站不耀眼都难了,重点是那张脸,和他身边那位不耐烦的兄弟简直一模一样,巧合的令人惊异。

  温皇立刻用胳膊肘怼了怼罗碧的腰,眼见好友转头一副暴躁的模样也不乱阵脚,反凑到罗碧耳边嘀嘀咕咕。

  「老铁,你有没有兄弟,双胞胎那种。」

  罗碧翻了个白眼:

  「我家户口本你比我都熟,你属鱼啊?」

  「……」

  温皇深呼吸。

  他又抬起手指了指史艳文:「那你看树下内小哥,和你长得像不像。」

  罗碧顺着他的动作面无表情回头,好巧不巧与抬头找路的史艳文撞上视线,青年人站在树荫里,阳光被树叶切得细碎,星星点点投在他脸上,就见史艳文略有些惊讶地望了眼罗碧,随后歪歪头,眯眼笑了起来。

  罗碧忽然就看见了丘比特拉着一只粉红色的炮筒对着他,不停地挥着短手咆哮「开炮!开炮!!开炮!!!」

  罗碧脑子一热,将扫描器往千雪怀里一塞,气势汹汹地朝那棵树走去,距离史艳文只有一米时他停下脚步,他听到自己脑部CPU热到发出了烧开水时那样的嗡鸣声,以至于他盯着史艳文就冒出来了一句:

  「那啥,你相信我们上辈子是恋人吗!」

  「……」

  史艳文笑容渐渐消失,甚至有一丝惊恐。

  温皇不忍直视。

  千雪缓冲50%,还没跟上剧情进度。

  罗碧:……

  罗碧:人生重来算了.jpg

 

End

  又是一篇写到后面不知道自己在写啥的东西……


金光布袋戏。十七岁你在做什么

改梗。

  飞渊抱着本子哒哒哒凑到下戏休息的一窝人中间,问出这个问题时,大家都是一愣。

  小姑娘优先将笔递到俏如来面前,史精忠略一沉思,笑道:

  “十七岁啊,当然是在读书准备高考了。”

  非常标准的回答,放在这个乖孩子身上没有任何毛病。

  飞渊又将笔转向上官鸿信。
 
  雁王伸手,将衬衫的袖子挽上去,撑着下巴思考了一会。
 
  “应该是在和投资方谈合同。”

  ……
 
  一圈问下来,多数都是高考读书等等,答案颇有些平常。五分钟前出门打水的砚寒清正好在大家讨论最激烈的时候推开门,飞渊用肉眼不可及的速度窜到他面前。

   “你十七岁的时候在做什么?”

  砚寒清端着水杯被问得一怔,蹙眉。
   
  “我在做什么……。”
 
  忽然又抬头,对飞渊露了个无辜的表情。

  “我在做梦啊。”
 
……………………………………………………。

  end

疯狂赞美扶啾!!!!!

一百零八个李铁锤:

一个直男俏的故事,来自 @叶旻 太太的原梗,由于该用户过于可爱,本人已晕厥。

金光布袋戏。动物世界番外

金光布袋戏。动物世界番外
伪更。全员动物。
因为一些不可描述的理由。
无敌旋转爆裂【OOC】预警。
设定有改动,史爸兔。
还没想好为什么史爸兔了,就当他吃错神蛊峰的果子好了。
这么多字了应该能挡住后面了吧,雷排完了就这样。
01.

  这是史艳文失踪的第三天。

  俏如来站在森林的入口眺望,两只前爪因着他焦躁的心情而来回踩动发泄,本能想甩一甩尾巴却发现被牵制,一回头。

  比他稍稍小一圈的戮世摩罗正叼着他尾巴尖,试图将狐往回扯,见他看着自己又松了口,抖一抖毛皮往前几步,走到俏如来身边,前爪交叠伏下。

  “你在担心什么,史艳文被猎户抓走?”戮世摩罗摊的像一块狐狸饼,晃着自己蓬松的大尾巴,一下一下拍着地。“那等他回来,我一定会好好称赞一下他这种丢人的行为。”

  “仗义——”

  俏如来颇为不悦,抬起爪子刚想摁他,眼角余光瞥见不远处一道熟悉的身影,立刻住爪,一扫心头焦躁迎了上去——

  然而,还未等他开口,藏镜人便将忽的一仰头,将嘴里衔着的一只雪白团子,抛到不远处正摊着打哈欠的史仗义身上。

  人在家中坐,锅从天上来。

  戮世摩罗被压得一哽,哈欠生生打断:???

  那只白团将史仗义背上的软毛都压下去一块,似乎也摔到发懵,俏如来敏锐地察觉到什么,赶忙回到戮世摩罗身边,低头将那白团从弟弟背上衔下,放到地上,就听到一声细弱的回应。

  “仗义……抱歉。小弟,下次抛之前能不能和艳文知会一声……”

  俏如来与刚起身的戮世摩罗对视一眼,双狐懵逼。

02.
 
  那只白团是一只白兔,垂耳的白兔,此时正团在戮世摩罗与俏如来的两对狐爪中间,睁着蓝汪汪的眼睛伸舌舔自己的爪子,仔仔细细打理方才因为冲击而杂乱的白毛。

  俏如来看了一会史艳文理毛,又抬头去看戮世摩罗,正巧看见红狐狸也在盯着自己看,一只眼微眯,满是嘲讽的颜艺,似乎在等一个结果。
 
  白狐狸自觉转身朝黑狐狸走去。
 
  “叔父……爹亲这是怎么了?”
 
  “这不重要,爪子耳朵眼睛尾巴该在的都在。”黑狐狸趴着,后爪蹬去身上挂的最后一只苍耳。

  “我觉得挺重要的……”你这是食肉忽然变食素还换了个品种……

  “俏如来。”
 
  藏镜人在一瞬间变得严肃,把还在纠结的俏如来惊了一跳。

  “在……?”

  “史狗子从犬科变成了兔科,他还是不是你爹亲。”

  “当然是……”

  “这不就好了,还有什么问题比这个重要。”

  俏如来选择闭嘴。

03.
  白狐狸背着白兔告诉银燕这个是爹亲时,红狐狸很快就接受了这件事,确实在俏如来的预料之外。

  “因为,不管爹亲变成什么样,这都是我们的爹亲啊。”红狐狸仰着头和大哥对视,那双金灿灿的眼睛里充满了正气。

  “……。”

  真的很有道理,无言以对。

  好在俏如来吃素,即便多一只兔也不影响狐狸窝的日常饮食,除了戮世摩罗时不时恐吓史艳文要吃了他以外,与过去没有任何不同。

  有时候史艳文会跟着俏如来出去晒太阳,绿色的叶子包裹着几块萝卜片,系在白兔背上,在下巴上打个结。史艳文垂着耳朵,团在俏如来背上,昂首去看这熟悉的森林,他其实强调过几次自己走,都被俏如来拒绝了,无奈之下只好妥协。待到白狐狸走到目的地俯下身趴好,才顺着他的毛皮滑到蓬松柔软的尾巴上,将背在自己背上的小叶包拆下打开,前爪扒住萝卜块咔擦咔擦慢慢啃着,偶尔低头拨弄几下,看看有没有萝卜碎块落在长子的尾巴上。

  日子一天一天过去,和谐的不能更和谐。

  直到那天,温皇和千雪在没有通知罗碧的情况下,来访了。

Tbc
  混更将就吃……谢谢大佬们不杀之恩。

杂谈│“当我更新的时候我在想什么。”

(……)对,是我……

迷野:

听说大家需要无水印原图,特放出与诸君共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