叶旻

长阳丨利木利丨墨香铜臭粉,莫挨老子。素还真偏激粉,看见一个素大饼锤爆一颗鲜血淋漓的傻瓢。

短时间内应该不会再写文了,偶尔会掉落一些亲友点文以及过往点文的段子短篇什么的。。比如那个夭寿的点了人觉x神愆的小王八蛋。
没啥,就是忽然觉得写文好没意思,正好冷静一段时间。

可以置顶了,终于。
叶旻(mǐn),杂食玩家,给啥安利都吃,因此爬墙飞速,说坑就坑那种。
更文全靠缘分,可能剧透完我就不写了那种。
一哥爱好者,自体爱好者,素还真史艳文俏如来,给我个梗都能水仙。
素还真就不用了,鷇梦真好吃。
当前雷点,mxtx,女神龙,慕残,冰恋。排名不分先后,一样恶心。
不是什么好人,在一大贴吧做过三年吧主,嘴赃程度自行权衡。
没屁放了,看见评论会很开心玩家。

在b萌发布的这天,忘归就像全村第一个考上大学,还是省状元的人。
  送报人上门时,村长素还真正在和隔壁村村长史艳文,隔壁村村长凛雪鸦,隔隔壁村村长纪无双打麻将,村长眉头一皱,准备张嘴诓人,结果那送报人冲了上来,迅雷不及掩耳啪一声把一张红花大印的单子拍掉了史艳文的清一色。
  「村长们!村长们!咱们屯儿出大学生了!村头儒家君奉天老师的大弟子!!」
  瞬间,儒门一片喜气洋洋,红绸从昊正五道挂到了德风古道,第一道的君奉天在门前摆满了鲜花,和大家一一握手,侠儒尊驾的唢呐声更是提高了气氛。
  玉离经在记者的采访中礼仪得体,介绍着当年省状元云忘归就是在这块地上,滑行拜师了君奉天老师,才有了今日的成就……

霹雳布袋戏。关于云海仙门那群美食博主们03

关于云海仙门那群美食博主。03

-OOC

-热烈欢迎非常君登场。

-我要说这傻了吧唧的文有BE的结局请问我的存活率大概是多少?

  非常君的出现显得非常和时宜。

  起码对路人和摊贩而言是如此。

 

 

今天是周六,因为节假日的关系,习烟儿的补习班破例放了假,当然,越骄子的公司也是一样。“无业游民”非常君便趁着这日他俩都在家,起了个早,来这条老巷子里溜达买菜,打算给习烟儿和越骄子尝尝自己这几个月尝试出来的新品,清热去火,加冰也不失菜品美感,顺便更新一下微博的视频。

非常君草草洗漱了一番,顺便将一头常年散落在背的金发挽起,随意在脑后扎了个马尾,踮着脚走到玄关处,轻手轻脚换好了鞋,又取过挂篮里的布包。一般他外出买菜都是拎着这个,虽然时常被越骄子嘲笑审美被老人同化,非常君仍是觉得用这种布包要比一次性塑料袋环保,且比白色垃圾好处理许多。

直至临出门前,非常君望着挂篮里的遮阳伞,有一丝犹豫。

他打开手机点了天气,决定试探一下。

37℃。

非常君抓过篮子里的伞打开了门。

 

人生处处是惊喜,这话真是经验之谈。

非常君恼恨为什么自己一定要今天出门,明天也是假期啊,反正习烟儿晚上回来也可以做新菜给他吃。

这条油腻且人多吵杂的街道上,一头白发的天迹和一身华贵的地冥在人流中显得格外显眼,尤其这两个人这么多年了完全不改不分场合撕逼这个恶习。

非常君装作无事发生,将那把墨色的折叠伞压了压,盖住自己的金色长发。经过下一个路口时,毫不犹豫地转身绕过了拐角。

不多时,一颗脑袋又慢悠悠的从拐角的墙壁上探出。

说实话,非常君是真情实感觉得,两位好友这样有点丢人,也不知道君奉天在哪里,想给他打电话解决一下。

…………算了,好像更丢人。

这头非常君脑内天人交战,字面意思。

那头天迹和地冥的眼神杀之战愈演愈烈,地冥一把将两个孩子拉回身边,然后抬头对远处同样显眼的金发挑染白发骚的不行的非常君喊道。

“人觉好友,你还要吃多久的瓜!”

那么一颗金发挑染白的脑袋在灰扑扑的墙上做颜色对比,地冥想无视都觉得自己对不起自己。

而骤然被人点名打断沉思,非常君更是被惊得一跳。人在受到惊吓时都会有几秒钟的失神,俗称本能,非常君亦不例外。金色的眼眸有一瞬间的失神,配合非常君简洁的高马尾,双手扒拉墙壁抬头的模样,素来挂着笑盈盈表情的脸现在无害地有如别家少年郎。

玉逍遥和永夜瞬间停止了修罗场气势的弥漫,一个伸手探入薄薄的防晒衣拽出手机绳,另一个则是不知道从那身繁复的衣袍哪个角落里扒出来一只现代感十足的手机,摄像头齐齐对准还没回神的非常君。

咔擦声响,天地首次同心。

“啊……好友,以和为贵啊。”

这厢非常君察觉不对,迅速收敛了自己飘飞的思绪,一扫先前的无辜,抿着嘴眉目弯弯,又是标准的非常君式微笑。玉逍遥和地冥迅速将犯罪道具藏好,假装无事发生,继续像两只斗鸡一样面对面干瞪眼。

非常君:……

非常君也依旧是笑意盈盈的非常君。

 

  “……算了。”最终仍是败下阵来,非常君轻轻叹气。“两位好友,许久不见,不如到我家里坐坐。”尝尝熟悉的杯子里泡着的那熟悉大圣果。

“好……好不好意思的,刚来就让你见到这人起肖,还要打扰你。”天迹舌头都要转成能用樱桃梗打结了。

“哼。眩者倒不知,某个残杀同类的人还有良心,”说着浅色的眼眸将视线从天迹的脸转向天迹手里那碗烤猪蹄。“知道会打扰到别人?”

非常君不知怎的,觉得自己眼里的天迹现在变成了一只雪白的大猫。大猫的眼睛牢牢锁定对面因华丽厚重的衣袍有了宽度加持的橘猫,一身油亮顺滑的白毛正在逆毛炸起。

非常君赶忙将手里装满了菜的布包往手肘上一挎,明黄色的身影像一只行动力十足而反应也迅速的黄猫,一下子叼住了白猫的后颈皮,制止了凶案现场。

 

Cos:葛优。

Cn:越骄子。

蓝色长发的人与非常君有一张格外相似的面容,却因阴鸷的眼神和周遭萦绕多年不散的戾气而和非常君天差地别。

此时越骄子恹恹地瘫坐在沙发上,身着条纹T恤白七分裤,双目无神按动着手里的摇杆打冰火小人。

“非常君去屠宰厂现场拿猪吗现在还不回来……”越骄子看着关卡全被打通,大门依旧毫无动静,不耐地啧了一声,转头对着另一个房间喊道。

“习烟儿!出来玩!哥哥带你去真人CF!”

“你若敢,今晚的高汤饺子你就是主角。”

房门被打开,非常君温和的声音里仿佛裹着一根在冷藏里冻了一下午的脆脆冰,是否一棍子下去能死人,取决于越骄子是否要继续在他发火的边缘试探。

“嘁。让我看看你买了什么回来,嗯,芦笋,不吃,这啥,酸酸乳?你想干什么啊这是人喝的吗。还有啥,诶,洋葱,娃娃菜,肥牛,天迹,地冥……”

越骄子:?

Tbc

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短打混更!!!这周这文也就一千多字两千一脚我尽力了我不是屁眼子!!!这文真的有be啊!!!!我也不知道我一个弱智写个搞笑OOC的文为什么还有be啊!!!

而且让我头大的问题是我自己都不知道我现在在写什么……

管他呢!


今天快闪店一些剧情。

  我去问操偶师,鷇音子会拿出来吗?操偶师听错了,听成偶可以摸吗。他说可以哦。
  边上解锋镝的操偶师已经让他亲亲合影的道友了。
  我手上是汗,怕抹掉他的粉底,就去扒他的拂尘,然后!操偶师就把贤皇素转过来面对我,和我对视,顺便把手搭在我扒着他拂尘的手背!!
  我是落荒而逃的,太刺激了,脸红。

  三余表演完毕后一路走一路比剪刀手卖萌,拍了几个照片,贤皇素皮皮的要上去,三余就保持这个剪刀手卖萌的姿势横着移动。

  到了场外,还是在卖萌。
  男道友:三余!上海好玩吗!
  三余想了想,卖着萌点点头。
  瞬间一片尖叫。

  男道友锲而不舍喊道:三余我要给你生猴子!!
  三余:(保持卖萌姿势)?
  尖叫x2

  因为人实在太多了,很多个子矮的道友拍到的都是三余的背影。
道友:三余,你可不可以转身看看我。
  三余立刻转身,然后低头凑近,几乎男友视角看着道友,让她拍。
  贤皇素在身后搭着他肩膀。

  现场有个很还原的青花素coser,操偶师就让解锋镝坐他肩膀,扒拉手臂,各种,特别带感。详情见我前几条。

  一个男道友在操偶刚开始的时候去挑解锋镝下巴拍照。
  解锋镝实力拒绝,摇头x3
  边上道友起哄。生气了生气了
  a啊……太多了说不完,真的好可爱啊……

快闪返图!
我被素素摸手了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我被撩了,我今晚就要补剧呜呜呜呜呜呜素素真可爱

关于云海仙门那群美食博主们。番外

关于云海仙门那群美食博主们。番外

  OOC!

  ——————————————————

  “然后?”

  永夜挑了挑眉,顺着天迹的几乎能算明示的暗示,划开手机屏幕解锁,睫羽一垂,迅速而仔细浏览了天迹首页的微博。这是一条发出才不足一个小时已经有四五千转发的微博,其中所述的意思大概是今晚七点,天迹要前往永夜剧场,与知名美妆兼美食博主永夜剧作家合作直播,题材为中西的碰撞。

 

「听起来像是什么战书。」鬼谛于意识空间中冷哼。

  「所以,是否要合作呢?应该说——」十七声音一如过往软糯,尾音拉长。

「是否要把握这次约会?」瑟斯道。

 

永夜皱眉按了锁屏键,从沙发上直起身,收好了方才懒散的姿态,顺手将坐在身边的两个孩子拨离。

离凡手里还玩着木剑,那是十七抽空给他削的,紫色的大眼睛略带茫然地看了一眼父亲,又抬头看了看对桌的玉逍遥叔叔,似有所感,两条小短腿一甩,小腚在柔软的沙发垫上一蹭,啪嗒落地就随风嗖一下跑回了房间,木质地板被踏地震天响;邪说则接了父亲一些力,小心翼翼顺着沙发滑下,一瘸一拐缓缓回房。

  永夜看着两个崽子都回屋关门后,方回头,与对坐在软椅上的天迹对视。

  “所以——逍遥哥要来帮你涨粉啦!”

  天迹嬉笑着靠在椅背上,翘着脚,毫无外人这一概念迎上永夜的目光。

  “啧,胡言乱语。”

  “唉,我可是好不容易说服他们和你合作。要知道我们可是两个完全不同的风格,搭调容易翻车。”

  剧作家似乎想起了什么往事,双眸微眯,讽笑一声,修长手指勾过银壶柄,将天迹面前的红茶倒满。

  “你既然知道,为什么还要说服他们。”

  “因为我也很想和十七一起玩啊。”

  玉逍遥丝毫不在意,小心端起茶杯将茶饮至七分。

  永夜面色一沉。

  天迹心下一紧。

  却听得永夜笑道。

  “好啊,我答应你。”

 

 

  “永夜,你知不知道你答应他的那一瞬间你不像传说中的永夜剧作家了。”

  「那你说,眩者像什么。」

  “像个傻狍子,陷阱在那放着,你还乐颠颠往里面蹦。”

  瑟斯一把按住了意识空间里忽然站起身的永夜,牢牢按在身下压制。

 

  十一点。

  

血暗源头不堪其扰,退回意识空间,一把将鬼谛推了出去。于是便由鬼谛冷漠地站在大门口,看着不及膝盖的离凡反复摇晃他的西装。

  “父亲——手机——”

  鬼谛抬起手,掌心贴上皮孩子的头,将小崽子转了个面向,对着书房。

  

  下午两点。

 

  十七不紧不慢的处理着火鸡,蔓越莓和调味料。卸去所有妆容的地冥仍是稚气未脱的娃娃脸,口中轻轻哼唱着玉逍遥当年与他初见时哼过的曲子,虽然时隔数十年,这已经是暴露年龄系列了。

  等到将食材都塞进火鸡身体里后,十七乖巧凑到水龙头下清洗手套和手臂等任何可能沾染污渍的区域,两个手指轻轻一碰,发出脆响。

  瑟斯淡笑着接过了下一棒。

 

  下午五点。

  

  瑟斯将烤箱中的蛋糕胚取了出来。

  银光闪闪的蛋糕锯齿刀上挑了厚厚的巧克力奶油,瑟斯神情专注,指腹托着转盘轻轻翻动,刀面上的奶油便随着他的动作力道抹上金黄色的蛋糕胚。

  裱花,放水果,切块,剩下的大块边角料给孩子们做了饭后零食。完美。

  瑟斯松了口气,捋了捋橘色长发。

  要不是天迹点名要永夜,他就把头发洗回紫色了。

 

  晚上七点。

  就在地冥再次认为天迹要爽约咕咕咕时,客厅终于传来了门铃声。

  邪说熟稔地放下手中的木偶,一瘸一拐凑到门前给天迹开锁。

  雪发男子气喘吁吁,匆匆忙忙给小孩子一兜装饰精美的糖果,又匆匆忙忙地换了那双专门为他这个唯一的访客准备的棉拖鞋,如光一般疾冲地冥房间。

  他在永夜剧场两百米地方狂奔的时候已经打开了永夜的直播间,那个青年一如既往地画着艳丽浓厚的妆容,挂着勾人的笑,仿佛情人细语般的缱绻语调,轻轻回复着那些问天迹在哪的人。

  这要是赶不上,自己得让十七丢多大的面子。

  这辈子都不用进永夜剧场那种吧。

  越想越惊悚,天迹脚下生风,仿佛开了二百码的逃逸汽车。

 

  永夜不再看摄像头,而是将视线放在扶着门低着头喘着一秒两次气的玉逍遥。

  他不出声,甚至端起了话筒凑到天迹嘴边,让直播间一千多个人听他喘。

  玉逍遥:…………………………

  玉逍遥的喘息中夹了两声低低的咒骂。

  然后直播间的人都听到了那句。

  狗屁剧作家。

  永夜登时脸色一黑,抬起手给他头上来了一下,端着话筒又溜达回了厨房。深吸一口气维持住男神人设不倒,他缓冲的这些时间里天迹也喘匀了,顺势凑了过来。

  「诶我说你这直播间个性化怎么选了最有特色的淡紫色啊十Q……嗷嚎嚯别别别松手松手逍遥哥错了!!」

  画面定格了五分钟。

  玉逍遥再次出现在摄像头前面,面上挂了彩,是永夜用翻车色号口红给他画的一只猪。天迹趴在镜头前看了几眼,又低头看了看电脑屏幕上大家的哈哈哈,绷着脸试图凶狠一回,话刚出口竟是自己都忍不住笑了出来。

  “还好没给我画小猪佩奇。永夜能消气,画就画吧。”

 

 

这下好,弹幕由哈哈哈统一变成yooo了。

 

  天迹闹够了,便端起切换蓝牙的摄像头,由大的摄像机转为手上便携式,走向了厨房。他口中念着永夜老师准备了什么呢,先是打开了烤箱,里面放着烤好还有些烫手的火鸡。

  “诶,看看你们永夜老师的手艺,厉不厉害,刺不刺激,值不值得夸!”

  天迹戴上了手套,小心翼翼地将那盆烤火鸡从烤箱里挪了出来。提刀切下几块鸡肉,里面填充饱满的食物也一同滚了出来。刚烤好的鸡肉油热夹着香气四溢,直冲天迹头首,火鸡本不易入味,永夜也戴上了一次性的手套,接过刀叉,将雪白的鸡肉分解成小块,浸入事先十七准备好的浓厚肉汁。

  摄像头完整的录入了这一幕,同样也完整的录入了天迹抓过永夜握着银叉的那只手手腕,将永夜试图试味的那块火鸡肉,转入自己口中。

  “嗯……老规矩,我帮你们尝尝味道嘛!不许嫉妒,为什么你们不嫉妒以前被逍遥哥吃下去的食物!要一视同仁哦。”

  天迹在永夜怒起的边缘试探完毕后迅速岔开话题,打着哈哈转回餐桌。

  永夜忍了忍,将烤鸡摆上桌后,又去取瑟斯做好了冰在冰箱里的巧克力蛋糕。

  

  等到天迹一来二去在直播间里跟粉丝们扯了五分钟的皮后,永夜终于将准备的所有东西搬上了长桌,无人榜事先已经应着两个少主的要求,带他们去游乐园坐摩天轮。而今永夜准备了一长桌的食物却只有两人共享,无端觉得有些单调了。

  永夜想了想留下离凡的后续发展。

  会上桌,玩瑟斯准备的蛋糕,然后和玉逍遥进行回合制砸奶油。

  ……算了单调点好,一个大祸害还能镇压。

  永夜摆好了所有饭菜,卸下围裙,露出他每次直播出镜率都很高的黑色衬衣与西装裤,他倚着高脚椅,一条腿勾上自己另一只脚的脚踝,两手交叠环按手肘,面上无甚表情。

主角之一的永夜剧作家保持这个姿势,略略歪头,在桌尾看着桌头的天迹摆姿势卖萌嬉闹。

  “给你们看哦,这是你们永夜老师准备的奥尔良烤鸡!”

  “这是烤火鸡。澳洲风格。”

  “…………噢,差个三点水一样啦。喏喏喏这个,慕斯蛋糕还是黑森林?”

  “只是普通的巧克力蛋糕。”永夜觉得自己快要按不住意识中的瑟斯了。“天迹,眩者要怀疑和你撕逼这么几年的默契了。邪说和离凡都长到会算数的年纪了,你怎么还是一点长进都没有。”

  “你**的??????”

  天迹放下摄像头,一个健步就冲向了永夜剧作家,摄像头只拍摄到那一黑一白两道影子交叠扑腾,头条中#今天冥冥之神和逍遥哥撕逼了吗#又上了热门。

 

  非常君摇了摇头。

  孽缘,孽缘。

 

END.

  烂尾了烂尾了,原先打算不是这样的……以后有机会再补吧,我发誓我以后绝不秒睡。

  这是个和正文说不上有没有关系的番外,我也不知道我语死早有米有没看懂的小伙伴。。。给鱼太太的生贺。

  【本来写刀的,怕被一尾巴抽死改了车,发现不足俩小时改了无脑小甜饼……】

  关于永夜倒茶。

  七分留客,永夜给天迹倒满了什么意思呢。

  滚!

  【。】

   就是这样了!!生日快乐1551希望不嫌弃。

砚欲。

随便撸撸。
————————————
  师相。
  欲星移闻声,偏过头去,见着幼儿怀里抱着一本厚厚的书,浅色眸瞳一如荡水清澈,却有情绪做涟漪。
  嗯。
  他轻应一声,顺手抽去小砚寒清怀中厚重。
  食指修长,翻点书页文字时,恍若此时不过月下抚琴。小砚寒清依旧保持着伫立的姿势,定定望着。
  不出声,不靠近。
  仿佛臣子递交文书时保持的谦卑距离。
  欲星移想了想,道不出其中所以,便也作罢。

  其中种种,终归不是为自己所做的准备。当下稚子态度如何,欲星移并没有在意。



——师…相。
  欲星移昏迷后,砚寒清鲜少前往探访,或因身份,或因过往。
  他仍像过去那般,将一本厚重书册合上,轻轻搁置寝室软榻之上。
  他仍退去远远,似臣子谦卑。
  砚寒清告退。

end
亲友太惨了,0热度,我随便搞搞意思意思,万一这cp哪天热了呢。

法地。神经病脑洞

-ooc!!!真的神经病!!!看完你会打我那种!!!!
-段子流!!!!!
-流水的脑洞铁打的谦哥。…
————————————————————
  他们去拍了仙门二三事,网剧,其实每个人自己有自己的工作,只是玉逍遥一时兴起拍了个丢网上。
  一炮而红。逍遥哥躺着数钱:妙啊。
  然后类似于cp的展子,请了几位主演,地冥保持优雅君奉天保持冷傲直到访谈结束俩人在台阶上,一个揣着书一个抓着星宿劫,大马金刀一坐。
  热死了热死了热死了。
  然后休息好了,地冥看着满摊花花绿绿的本子道具,好奇心起来了,拍拍戏服(永夜剧作家)就走,君奉天看他起来了,他也站起身看看迪迪(?)想干什么。
  然后两个人在摊位上和法地纯肉本来了个史诗级会面。
  摊主看是两位当事人,心里方方的,还是大方地送了他俩一人一本,两个人就以小学生看书的姿势拿着书走到了角落。
    地冥躺在君奉天身下,媚(我)若无骨,娇(防)喘(河)吟吟,直勾的君奉天胯(谐)下巨(lof)物一柱(乖!)擎天。
  地冥和君奉天的视线同时移开书本,地冥看了看君奉天的裆,君奉天看着地冥因为常年坐钢琴而脊椎病的腰。
  这尼玛…………
  君奉天一把按住躁动的永夜,安抚着冥弟算了算了。
  忽然边上飞过来一只巨大的白团子,竟是刚刚合影结束的神愆版玉逍遥。
  “你他妈叫谁冥帝呢!!”
………………tbc或者end,我就爽一爽。

十七X鬼谛

前两天谦哥把我脑洞给勾出来了……贼拉想开一辆娃娃车,OOC就对了……
  不是替身,我就是想嘲笑鬼谛(。)

  鬼谛现在的形象就是凶的一批地帝父派,虽然嫌弃玉逍遥嫌弃的要死,天天开着无神论的号出去打架搞事骂儿子,可是长得最像玉逍遥的也是他。

  【我本来想让瑟斯永夜也一起上的,后来琢磨了一下不太对头,因为之后的鬼谛已经不是以十七为主了,而是帝父的目标】

  出任务回来之后十七一直闷闷不乐,对一族进行屠杀之后连婴儿都不放过这种事对他来说冲击太大了,虽然是为了进步,于一个少年来说依旧是一种难以言喻的精神暴击。

  鬼谛洗完手,操控身体躺在床上休息,这才进入意识空间。在意识空间里,他看着缩在角落里像只团的十七,啧了一声。

  鬼谛就去掰十七肩膀,问他有什么不能接受的,直说。

  他的意思是这样憋着也没什么JB用啊。

  十七解读出来的意思是鬼谛也嫌弃他。

  十七登时就委屈了,尤其一抬头,和鬼谛对视的时候,那双印象中,(玉逍遥)满是温和的眼里布满完全相反的(鬼谛)意味,十七就更加委屈了。

  然后小十七就忽然站起身,一按一推一勾腿,顺利把鬼谛推翻在地上。

  鬼谛是没反应过来,他对这个特别乖的本相几乎没有防范,加上自己本来就是为了扶持他达到自己的梦想,才分化出来的。

  鬼谛仰面躺在地上,黑色的斗篷掉了下来,垫住他的身体,蒙面用的黑纱也掉了下来,更加完整的玉逍遥的面容就暴露在十七面前。

  小十七,就,假设,玄尊让他去风月之地处理过一些有地位的人的性命。

  也,就说明,他其实懂得。类似于埋伏时听到看到不是小朋友该看到的东西。

  十七岔开腿跪在鬼谛身上,两只手撑在鬼谛两边,定定地看着鬼谛的脸,从幽紫的眼睛,到高挺的鼻梁,再到嘴唇。

  小十七眼睛一闭,一低头,双手由按改为揽着鬼谛的肩膀,躺在他身下的鬼谛就看见他的散发都落在了一边,然后自己嘴巴上贴上来一个软软的东西。

  十七吻了他。

  鬼谛心里那当时就是一万只草泥马呼啸而过。

  鬼谛看十七这姿势不太对,抬起手就要把十七拨到一边儿去,屁大个孩子想干什么。未成年是否自愿发生性行为他都要入狱的好不好【…?】

  十七当时就愣住了。

  连鬼谛现在都嫌弃他了。十七的内心OS

  委屈值马上就炸了。

  然后鬼谛就看着自己的手才握上十七肩膀,他眼睛里就已经蓄满了泪水,可怜兮兮委屈巴巴。扁着嘴。

  鬼谛有一丝犹豫。

  十七趁着他犹豫,一把就推开了鬼谛的手,再把他按下去,又一次吻住他,吧嗒吧嗒眼泪就顺着低头的姿势从眼眶滚下来了。

  鬼谛犹豫啊,他不知道放任十七这样下去是不是可行,对十七想达成的目标是否有用。在他愣着的时间里十七已经完成扒衣服,吮吻痕,摸【——】这一系列的动作。

  等到十七的手指摸上身体的入(lof)口处,准备进(和谐)入的时候,鬼谛终于回过神了,发现自己衣裳大开,不知道什么时候腿也被十七搭着膝盖掰(我)开,方便他办事。

  鬼谛觉得这样步星。

  鬼谛攥住十七的手腕就准备甩开。

  十七又要哭,在他眼泪亮晶晶涌上来的同时,沾了液体,修长的手指顺着入(甘)口,进(霖)入了鬼谛的身(娘)体。

  鬼谛疼的倒抽一口冷气。

  尼玛,动手没个轻重。

  鬼谛心想。

  ……靠,说不下去了,感觉有点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