叶旻

头像是狐狸不是狗,再问自杀。

实名吹爆keng太太的鷇梦……病名为到底是什么神仙作品,我要魔怔了,好好吃啊……

喝可乐的糯米滋。。。。

我们一起学猫叫,一起喵……

最近打剑三肝新服……没更文……月底还有季度盘存……下个月再更么么哒~
说实话我想重操旧业写剑三系列。
再强调一次,陌生人不要连续点我首页,我会非常生气然后拉黑。

占tag致歉。
这次真是不婊这位有玻璃心哥哥的小姐姐不行了。
大家还记得上个月被人挂烂了的偷图小姐姐吗。
我们来回忆一下。
1.
  无授权搬运画手的图,有一些还是画手本人就在lof的,随后画手本人来评论区找她,惨遭删除评论。

2.
  cos图,别人的偶照,画图,只要能拿的都拿了发在自己首页,在删图之前,前期还带作者本人id,后期直接发图等着评论区和热度一点一点高起来。

3.
  随后我进行私聊爱的问候,被告知之前那样做的人是自己的哥哥,自己并不知情。
  真是每次出这种事情都会出现一个长脑子显个头的哥哥姐姐弟弟妹妹呢。

4.
  抛开一切不说。您怕是剧都没看吧,鬼麒主和玉离经这条条漫,打越骄子的tag,你活的太安逸了吗?
  再来,我一直觉得你可能就是个初中的小朋友,不想多为难你,在你说自己知道错了之后我也选择翻篇。结果这还不满一个月,重操旧业了?
  你是觉得虚荣心比羞耻更加重要吗?
  你一个女孩子这么不要脸都不会觉得自尊受挫吗?

  这条东西我带几天tag,一个目的是让太太们自己开一下作品保护,不知道的我可以告知,另一个就是麻烦这位想火又怕被人骂的妹妹清醒一点,我打这些字从胃到喉咙涌满了想喷你一脸的垃圾话,什么时候能像个人一样玩手机,我抓只猫我喵一声它划一下都比你玩的好。

陌生人不要日我首页,我会很生气……

我有个叼皮亲友
点文点了个愆觉。
这几天应该写的完。
……
我的意思是,是本人,别拉黑我,我不是雷文作者。˚‧º·(˚ ˃̣̣̥᷄⌓˂̣̣̥᷅ )‧º·˚

在b萌发布的这天,忘归就像全村第一个考上大学,还是省状元的人。
  送报人上门时,村长素还真正在和隔壁村村长史艳文,隔壁村村长凛雪鸦,隔隔壁村村长纪无双打麻将,村长眉头一皱,准备张嘴诓人,结果那送报人冲了上来,迅雷不及掩耳啪一声把一张红花大印的单子拍掉了史艳文的清一色。
  「村长们!村长们!咱们屯儿出大学生了!村头儒家君奉天老师的大弟子!!」
  瞬间,儒门一片喜气洋洋,红绸从昊正五道挂到了德风古道,第一道的君奉天在门前摆满了鲜花,和大家一一握手,侠儒尊驾的唢呐声更是提高了气氛。
  玉离经在记者的采访中礼仪得体,介绍着当年省状元云忘归就是在这块地上,滑行拜师了君奉天老师,才有了今日的成就……

霹雳布袋戏。关于云海仙门那群美食博主们03

关于云海仙门那群美食博主。03

-OOC

-热烈欢迎非常君登场。

-我要说这傻了吧唧的文有BE的结局请问我的存活率大概是多少?

  非常君的出现显得非常和时宜。

  起码对路人和摊贩而言是如此。

 

 

今天是周六,因为节假日的关系,习烟儿的补习班破例放了假,当然,越骄子的公司也是一样。“无业游民”非常君便趁着这日他俩都在家,起了个早,来这条老巷子里溜达买菜,打算给习烟儿和越骄子尝尝自己这几个月尝试出来的新品,清热去火,加冰也不失菜品美感,顺便更新一下微博的视频。

非常君草草洗漱了一番,顺便将一头常年散落在背的金发挽起,随意在脑后扎了个马尾,踮着脚走到玄关处,轻手轻脚换好了鞋,又取过挂篮里的布包。一般他外出买菜都是拎着这个,虽然时常被越骄子嘲笑审美被老人同化,非常君仍是觉得用这种布包要比一次性塑料袋环保,且比白色垃圾好处理许多。

直至临出门前,非常君望着挂篮里的遮阳伞,有一丝犹豫。

他打开手机点了天气,决定试探一下。

37℃。

非常君抓过篮子里的伞打开了门。

 

人生处处是惊喜,这话真是经验之谈。

非常君恼恨为什么自己一定要今天出门,明天也是假期啊,反正习烟儿晚上回来也可以做新菜给他吃。

这条油腻且人多吵杂的街道上,一头白发的天迹和一身华贵的地冥在人流中显得格外显眼,尤其这两个人这么多年了完全不改不分场合撕逼这个恶习。

非常君装作无事发生,将那把墨色的折叠伞压了压,盖住自己的金色长发。经过下一个路口时,毫不犹豫地转身绕过了拐角。

不多时,一颗脑袋又慢悠悠的从拐角的墙壁上探出。

说实话,非常君是真情实感觉得,两位好友这样有点丢人,也不知道君奉天在哪里,想给他打电话解决一下。

…………算了,好像更丢人。

这头非常君脑内天人交战,字面意思。

那头天迹和地冥的眼神杀之战愈演愈烈,地冥一把将两个孩子拉回身边,然后抬头对远处同样显眼的金发挑染白发骚的不行的非常君喊道。

“人觉好友,你还要吃多久的瓜!”

那么一颗金发挑染白的脑袋在灰扑扑的墙上做颜色对比,地冥想无视都觉得自己对不起自己。

而骤然被人点名打断沉思,非常君更是被惊得一跳。人在受到惊吓时都会有几秒钟的失神,俗称本能,非常君亦不例外。金色的眼眸有一瞬间的失神,配合非常君简洁的高马尾,双手扒拉墙壁抬头的模样,素来挂着笑盈盈表情的脸现在无害地有如别家少年郎。

玉逍遥和永夜瞬间停止了修罗场气势的弥漫,一个伸手探入薄薄的防晒衣拽出手机绳,另一个则是不知道从那身繁复的衣袍哪个角落里扒出来一只现代感十足的手机,摄像头齐齐对准还没回神的非常君。

咔擦声响,天地首次同心。

“啊……好友,以和为贵啊。”

这厢非常君察觉不对,迅速收敛了自己飘飞的思绪,一扫先前的无辜,抿着嘴眉目弯弯,又是标准的非常君式微笑。玉逍遥和地冥迅速将犯罪道具藏好,假装无事发生,继续像两只斗鸡一样面对面干瞪眼。

非常君:……

非常君也依旧是笑意盈盈的非常君。

 

  “……算了。”最终仍是败下阵来,非常君轻轻叹气。“两位好友,许久不见,不如到我家里坐坐。”尝尝熟悉的杯子里泡着的那熟悉大圣果。

“好……好不好意思的,刚来就让你见到这人起肖,还要打扰你。”天迹舌头都要转成能用樱桃梗打结了。

“哼。眩者倒不知,某个残杀同类的人还有良心,”说着浅色的眼眸将视线从天迹的脸转向天迹手里那碗烤猪蹄。“知道会打扰到别人?”

非常君不知怎的,觉得自己眼里的天迹现在变成了一只雪白的大猫。大猫的眼睛牢牢锁定对面因华丽厚重的衣袍有了宽度加持的橘猫,一身油亮顺滑的白毛正在逆毛炸起。

非常君赶忙将手里装满了菜的布包往手肘上一挎,明黄色的身影像一只行动力十足而反应也迅速的黄猫,一下子叼住了白猫的后颈皮,制止了凶案现场。

 

Cos:葛优。

Cn:越骄子。

蓝色长发的人与非常君有一张格外相似的面容,却因阴鸷的眼神和周遭萦绕多年不散的戾气而和非常君天差地别。

此时越骄子恹恹地瘫坐在沙发上,身着条纹T恤白七分裤,双目无神按动着手里的摇杆打冰火小人。

“非常君去屠宰厂现场拿猪吗现在还不回来……”越骄子看着关卡全被打通,大门依旧毫无动静,不耐地啧了一声,转头对着另一个房间喊道。

“习烟儿!出来玩!哥哥带你去真人CF!”

“你若敢,今晚的高汤饺子你就是主角。”

房门被打开,非常君温和的声音里仿佛裹着一根在冷藏里冻了一下午的脆脆冰,是否一棍子下去能死人,取决于越骄子是否要继续在他发火的边缘试探。

“嘁。让我看看你买了什么回来,嗯,芦笋,不吃,这啥,酸酸乳?你想干什么啊这是人喝的吗。还有啥,诶,洋葱,娃娃菜,肥牛,天迹,地冥……”

越骄子:?

Tbc

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短打混更!!!这周这文也就一千多字两千一脚我尽力了我不是屁眼子!!!这文真的有be啊!!!!我也不知道我一个弱智写个搞笑OOC的文为什么还有be啊!!!

而且让我头大的问题是我自己都不知道我现在在写什么……

管他呢!


发出被新剧虐疼了的声音……
好痛……
峨兹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