叶旻

长阳丨利木利丨墨香铜臭粉,莫挨老子。素还真偏激粉,看见一个素大饼锤爆一颗鲜血淋漓的傻瓢。

关于云海仙门那群美食博主们。番外

关于云海仙门那群美食博主们。番外

  OOC!

  ——————————————————

  “然后?”

  永夜挑了挑眉,顺着天迹的几乎能算明示的暗示,划开手机屏幕解锁,睫羽一垂,迅速而仔细浏览了天迹首页的微博。这是一条发出才不足一个小时已经有四五千转发的微博,其中所述的意思大概是今晚七点,天迹要前往永夜剧场,与知名美妆兼美食博主永夜剧作家合作直播,题材为中西的碰撞。

 

「听起来像是什么战书。」鬼谛于意识空间中冷哼。

  「所以,是否要合作呢?应该说——」十七声音一如过往软糯,尾音拉长。

「是否要把握这次约会?」瑟斯道。

 

永夜皱眉按了锁屏键,从沙发上直起身,收好了方才懒散的姿态,顺手将坐在身边的两个孩子拨离。

离凡手里还玩着木剑,那是十七抽空给他削的,紫色的大眼睛略带茫然地看了一眼父亲,又抬头看了看对桌的玉逍遥叔叔,似有所感,两条小短腿一甩,小腚在柔软的沙发垫上一蹭,啪嗒落地就随风嗖一下跑回了房间,木质地板被踏地震天响;邪说则接了父亲一些力,小心翼翼顺着沙发滑下,一瘸一拐缓缓回房。

  永夜看着两个崽子都回屋关门后,方回头,与对坐在软椅上的天迹对视。

  “所以——逍遥哥要来帮你涨粉啦!”

  天迹嬉笑着靠在椅背上,翘着脚,毫无外人这一概念迎上永夜的目光。

  “啧,胡言乱语。”

  “唉,我可是好不容易说服他们和你合作。要知道我们可是两个完全不同的风格,搭调容易翻车。”

  剧作家似乎想起了什么往事,双眸微眯,讽笑一声,修长手指勾过银壶柄,将天迹面前的红茶倒满。

  “你既然知道,为什么还要说服他们。”

  “因为我也很想和十七一起玩啊。”

  玉逍遥丝毫不在意,小心端起茶杯将茶饮至七分。

  永夜面色一沉。

  天迹心下一紧。

  却听得永夜笑道。

  “好啊,我答应你。”

 

 

  “永夜,你知不知道你答应他的那一瞬间你不像传说中的永夜剧作家了。”

  「那你说,眩者像什么。」

  “像个傻狍子,陷阱在那放着,你还乐颠颠往里面蹦。”

  瑟斯一把按住了意识空间里忽然站起身的永夜,牢牢按在身下压制。

 

  十一点。

  

血暗源头不堪其扰,退回意识空间,一把将鬼谛推了出去。于是便由鬼谛冷漠地站在大门口,看着不及膝盖的离凡反复摇晃他的西装。

  “父亲——手机——”

  鬼谛抬起手,掌心贴上皮孩子的头,将小崽子转了个面向,对着书房。

  

  下午两点。

 

  十七不紧不慢的处理着火鸡,蔓越莓和调味料。卸去所有妆容的地冥仍是稚气未脱的娃娃脸,口中轻轻哼唱着玉逍遥当年与他初见时哼过的曲子,虽然时隔数十年,这已经是暴露年龄系列了。

  等到将食材都塞进火鸡身体里后,十七乖巧凑到水龙头下清洗手套和手臂等任何可能沾染污渍的区域,两个手指轻轻一碰,发出脆响。

  瑟斯淡笑着接过了下一棒。

 

  下午五点。

  

  瑟斯将烤箱中的蛋糕胚取了出来。

  银光闪闪的蛋糕锯齿刀上挑了厚厚的巧克力奶油,瑟斯神情专注,指腹托着转盘轻轻翻动,刀面上的奶油便随着他的动作力道抹上金黄色的蛋糕胚。

  裱花,放水果,切块,剩下的大块边角料给孩子们做了饭后零食。完美。

  瑟斯松了口气,捋了捋橘色长发。

  要不是天迹点名要永夜,他就把头发洗回紫色了。

 

  晚上七点。

  就在地冥再次认为天迹要爽约咕咕咕时,客厅终于传来了门铃声。

  邪说熟稔地放下手中的木偶,一瘸一拐凑到门前给天迹开锁。

  雪发男子气喘吁吁,匆匆忙忙给小孩子一兜装饰精美的糖果,又匆匆忙忙地换了那双专门为他这个唯一的访客准备的棉拖鞋,如光一般疾冲地冥房间。

  他在永夜剧场两百米地方狂奔的时候已经打开了永夜的直播间,那个青年一如既往地画着艳丽浓厚的妆容,挂着勾人的笑,仿佛情人细语般的缱绻语调,轻轻回复着那些问天迹在哪的人。

  这要是赶不上,自己得让十七丢多大的面子。

  这辈子都不用进永夜剧场那种吧。

  越想越惊悚,天迹脚下生风,仿佛开了二百码的逃逸汽车。

 

  永夜不再看摄像头,而是将视线放在扶着门低着头喘着一秒两次气的玉逍遥。

  他不出声,甚至端起了话筒凑到天迹嘴边,让直播间一千多个人听他喘。

  玉逍遥:…………………………

  玉逍遥的喘息中夹了两声低低的咒骂。

  然后直播间的人都听到了那句。

  狗屁剧作家。

  永夜登时脸色一黑,抬起手给他头上来了一下,端着话筒又溜达回了厨房。深吸一口气维持住男神人设不倒,他缓冲的这些时间里天迹也喘匀了,顺势凑了过来。

  「诶我说你这直播间个性化怎么选了最有特色的淡紫色啊十Q……嗷嚎嚯别别别松手松手逍遥哥错了!!」

  画面定格了五分钟。

  玉逍遥再次出现在摄像头前面,面上挂了彩,是永夜用翻车色号口红给他画的一只猪。天迹趴在镜头前看了几眼,又低头看了看电脑屏幕上大家的哈哈哈,绷着脸试图凶狠一回,话刚出口竟是自己都忍不住笑了出来。

  “还好没给我画小猪佩奇。永夜能消气,画就画吧。”

 

 

这下好,弹幕由哈哈哈统一变成yooo了。

 

  天迹闹够了,便端起切换蓝牙的摄像头,由大的摄像机转为手上便携式,走向了厨房。他口中念着永夜老师准备了什么呢,先是打开了烤箱,里面放着烤好还有些烫手的火鸡。

  “诶,看看你们永夜老师的手艺,厉不厉害,刺不刺激,值不值得夸!”

  天迹戴上了手套,小心翼翼地将那盆烤火鸡从烤箱里挪了出来。提刀切下几块鸡肉,里面填充饱满的食物也一同滚了出来。刚烤好的鸡肉油热夹着香气四溢,直冲天迹头首,火鸡本不易入味,永夜也戴上了一次性的手套,接过刀叉,将雪白的鸡肉分解成小块,浸入事先十七准备好的浓厚肉汁。

  摄像头完整的录入了这一幕,同样也完整的录入了天迹抓过永夜握着银叉的那只手手腕,将永夜试图试味的那块火鸡肉,转入自己口中。

  “嗯……老规矩,我帮你们尝尝味道嘛!不许嫉妒,为什么你们不嫉妒以前被逍遥哥吃下去的食物!要一视同仁哦。”

  天迹在永夜怒起的边缘试探完毕后迅速岔开话题,打着哈哈转回餐桌。

  永夜忍了忍,将烤鸡摆上桌后,又去取瑟斯做好了冰在冰箱里的巧克力蛋糕。

  

  等到天迹一来二去在直播间里跟粉丝们扯了五分钟的皮后,永夜终于将准备的所有东西搬上了长桌,无人榜事先已经应着两个少主的要求,带他们去游乐园坐摩天轮。而今永夜准备了一长桌的食物却只有两人共享,无端觉得有些单调了。

  永夜想了想留下离凡的后续发展。

  会上桌,玩瑟斯准备的蛋糕,然后和玉逍遥进行回合制砸奶油。

  ……算了单调点好,一个大祸害还能镇压。

  永夜摆好了所有饭菜,卸下围裙,露出他每次直播出镜率都很高的黑色衬衣与西装裤,他倚着高脚椅,一条腿勾上自己另一只脚的脚踝,两手交叠环按手肘,面上无甚表情。

主角之一的永夜剧作家保持这个姿势,略略歪头,在桌尾看着桌头的天迹摆姿势卖萌嬉闹。

  “给你们看哦,这是你们永夜老师准备的奥尔良烤鸡!”

  “这是烤火鸡。澳洲风格。”

  “…………噢,差个三点水一样啦。喏喏喏这个,慕斯蛋糕还是黑森林?”

  “只是普通的巧克力蛋糕。”永夜觉得自己快要按不住意识中的瑟斯了。“天迹,眩者要怀疑和你撕逼这么几年的默契了。邪说和离凡都长到会算数的年纪了,你怎么还是一点长进都没有。”

  “你**的??????”

  天迹放下摄像头,一个健步就冲向了永夜剧作家,摄像头只拍摄到那一黑一白两道影子交叠扑腾,头条中#今天冥冥之神和逍遥哥撕逼了吗#又上了热门。

 

  非常君摇了摇头。

  孽缘,孽缘。

 

END.

  烂尾了烂尾了,原先打算不是这样的……以后有机会再补吧,我发誓我以后绝不秒睡。

  这是个和正文说不上有没有关系的番外,我也不知道我语死早有米有没看懂的小伙伴。。。给鱼太太的生贺。

  【本来写刀的,怕被一尾巴抽死改了车,发现不足俩小时改了无脑小甜饼……】

  关于永夜倒茶。

  七分留客,永夜给天迹倒满了什么意思呢。

  滚!

  【。】

   就是这样了!!生日快乐1551希望不嫌弃。

评论(7)

热度(7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