叶旻

长阳丨利木利丨墨香铜臭粉,莫挨老子。素还真偏激粉,看见一个素大饼锤爆一颗鲜血淋漓的傻瓢。

史俏。一个遥远的段子

翻便签翻出来的(
…………
  俏如来正在九界群里聊天,剑无极突然手癌,一句话基本要刷屏才能说对,俏如来绷不住,拿着手机开始笑个不停。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嗝。
  ???
  打嗝一个接一个,史艳文在厨房洗完了碗,看儿子坐在沙发上,上身时不时弹一下,心里多少有底,拿了只杯子接了水拿给俏如来。
  俏如来抬头对爹亲表示感谢。
  谢谢爹……嗝。
  俏如来不想说话了低头喝水。
  史艳文坐在他身边,看着儿子等效果。
  俏如来忽然又弹了一下。
  嗝。
  史艳文想了想,听说受到惊吓也能止住,儿子不畏鬼神,看鬼片就算了。于是史艳文带着俏如来去罗碧家,有幸围观了他与女暴君堪比世界大战日常撕逼。
  下楼的时候俏如来忽然站住,然后。
  嗝。
  俏如来有些低落。
  史艳文:……
  史艳文思索片刻,脑中有一个念头忽然闪过,他转身,捧着俏如来的脸颊,吻住儿子嘴唇。
  俏如来惊呆了。
  直到史艳文退开,俏如来才呆呆地反应过来,然后脸颊耳根迅速蹿红,连自己终于不打嗝都忽视了。
  史艳文回头,看到站在门口的罗碧,和他手里自己落下的钥匙。和罗碧脸上“我似乎看见菜农拱了自己白菜”的表情。
  真是和谐的一天呢。

评论(4)

热度(3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