叶旻

长阳丨利木利丨墨香铜臭粉,莫挨老子。素还真偏激粉,看见一个素大饼锤爆一颗鲜血淋漓的傻瓢。

史家。关于偷吃

史家。关于偷吃

ooc注意。欢脱向段子流。
00
  史艳文拎着两只装满菜的塑料袋打开家门时,史精忠和史仗义正在撕逼。
  史仗义抱着那只粉丝送的等身抱枕,煞气腾腾地站在长沙发这头,目光紧盯史精忠。
  史精忠拿着自己的94版新华字典,气定神闲地站在长沙发那头,面色平静地与史仗义对视。
  长沙发中间,罗碧面无表情地坐着抖脚,对两个小辈的撕逼没有任何表示,就算看见史艳文回家,也只是抬起眼皮扫他一眼,一声不吭,继续抖脚。
  ……视觉冲击有点强。

01
  史艳文将两袋子菜递到从电视机前起身凑过来的史存孝手中,好说歹说劝着两个儿子放下武器好好说话,史仗义的右腿一抬一扫,想要帅气潇洒地坐上沙发扶手。
  罗碧在同一时间抬起了手,大掌一挥夹杂掌风将少年的腿拍了回去。
  目睹全程的史精忠:“……???”
  史精忠安静地往前几步绕过去,乖巧而不失优雅,坐上沙发。
  读条被打断的史仗义气得几乎要头顶冒烟,此时又不便发作,只好先翻开心中那两人高的小本本记了仇,跟着坐上沙发翘二郎腿。
  史艳文有点尴尬,他轻咳一声,温和地笑着,问:
  “说说看,为什么要……互怼。”
  撕逼好难听,想不出词了,好像更尴尬了。史艳文想着
  史仗义似乎没在意用词,闻言只是一拍大腿,pia一声响得史精忠眉毛一跳,只见满脸的愤怒,指着史精忠道:
  “你见过这种大哥吗!我昨晚上十一点半刚写完作业,饿着肚子和他聊天,他倒好,听说我饿了,十连发美食图!还说吃给我看!!”
  史艳文:……
  史艳文看向史精忠。
  史精忠扭头避开父亲的注视。
  原本看着电视的罗碧忽然开口,道:
  “有啊,怎么没有,你哥这点应该是完美遗传你爸。”
  史精忠和史仗义齐齐歪头看着父亲,就差把那个“哦?”印在脸上。
  史艳文没忍住一拍脑门,随后低下头去,作扶额状。
  好的嘛小弟要开始抖自己的黑历史了。
  心累。

02
  当年史艳文也还是个小年轻,温文尔雅,风度翩翩,被称为行走的荷尔蒙。
  然后在一个漆黑的夜晚,熟睡的罗碧在梦中闻到一股能勾起他食欲的,浓郁的,飘香。
  侧卧的罗碧猛地睁开眼,爬起身,伸手去扒背对他的史艳文。
  行走的荷尔蒙正拿着一只夜宵烤腿,即便被抓包也没有任何恐慌,那双湛蓝的眸子里满是无辜,就像一只,叼着食物不忘卖萌撇清嫌疑的,猫。
  罗碧觉得自己的胃叫唤的更凶了。
  “史艳文你吃独食???”
  罗碧掐着史艳文的脸,上下左右全方位揉搓。
  “小弟……冷静一下,我只是看你睡得很沉……!”
  罗碧将史艳文的脸颊肉往上搓,捂成一个鬼脸。
  “那你为什么要跑回我边上吃??”
  “厨房冷…………”
  罗碧一口气差点没喘匀,让史艳文气厥过去。

03
  史仗义听完了罗碧省略结局的故事,立刻转身对还撑着脸逃避现实的史艳文比了个拇指。
  “老爹,牛逼啊!”
  史艳文带着在小辈面前被揭底的悲伤,接过银燕手中的菜拐进了厨房,写完作业的忆无心打开了自己的房门,顶着脑袋上的小揪啪嗒啪嗒跑到罗碧身边要抱,史精忠从果盘里拿了个苹果掂了掂,转头问史仗义。
  “水果刀看见在哪了吗。”
  “没有,快滚,我还在记仇。”
  “……”
  ……今天的史家也是这么和睦呢。

end

我也不知道我在写什么,反正就是一个欢乐欧欧西向的,四月啥都没有写,良心不安,让我再咸一阵,我真的想不出梗(…………)

评论(16)

热度(6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