叶旻

长阳丨利木利丨墨香铜臭粉,莫挨老子。素还真偏激粉,看见一个素大饼锤爆一颗鲜血淋漓的傻瓢。

霹雳布袋戏。年纪轻轻的养什么猫狗

-谦哥的脑洞。

-地冥猫猫天迹萨摩耶。

-OOC

  人和狗,总得疯一个。——仙心藏玄·玉逍遥

  厚木门框在君奉天手下发出异响。

 

  君奉天觉得自己这几天血压不太稳定。

  人们常言,经过一天工作的疲惫,回家后看见家人和可口的饭菜,再抱一抱扑上来的毛绒宠物,心情会变得像拆了一只礼盒看见精美礼物一样非常美妙。

  君奉天觉得这段话里的内容和他比较绝缘。

  玉离经因为高三学业繁重,每日过远的来回奔波让他无法好好休息,索性一纸申请留在了学校住宿,而君奉天养的那只滚圆的萨摩耶。

  让他每天下班开门的心情就像在拆炸弹。

  每一眼都让自己心率过速。

 

  沙发上深色的爪子印泛着异国的芬芳,显然,那是油渍;一串墨色爪子印从书房蔓延到自己大门前,结合方才那张打印的A4纸,君奉天估计书房里的打印机墨胆已经GG;地毯上的毛绒线头被啃得东凸西凹,掉落的碎毛滚得满地都是,粗略估算一下,估计今晚十二点前君奉天不用睡觉了。

德风古道大学的人民教师咬着牙,嘴角努力拉扯出一个弧度,努力压抑着杀意。他把公文包放在了玄关处的柜子上,然后伸手,轻轻扯下玉逍遥嘴里叼着的那张A4打印纸,拇指一按其余四指一拢,那张沾着萨摩耶偷吃叉烧包后余味儿不散渗入口水的打印纸就团进了掌心,活像一只馄饨。

  随后这枚馄饨在空中划了个三分球的弧度,进入了自己的归宿。

  垃圾桶。

  玉逍遥两只毛绒前爪来回按压着身下同样毛绒柔软的地毯,尖尖的耳朵因为心虚引导出的不安垂平,成了飞机耳,他壮起胆抬头,看向君奉天,和君奉天手里高举的耻辱罩与脱毛膏。

  像见了自由女神举着硫酸普度众生一般让他毛骨悚然。

  玉逍遥觉得自己浑身绒毛从尾巴尖到耳朵尖逐渐逆竖而起,萨摩耶嗷呜哀嚎一声。

  嗖一声顺着君奉天身后没关的大门冲了出去。

 

  法儒无私一忍再忍,任由玉逍遥撒开爪子逃命,转身脱了外套换鞋,去厨房打水擦地。

  总归那只萨摩耶是小区团宠,别家养的比自己还上心。

 

  偷跑一段,这是个新坑,安静抱膝盖等回复感觉怎么样……

  反正我自己写着感觉每一段都需要砍了重写……美食博主也有更哦……下章瓜觉上线……

评论(3)

热度(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