叶旻

长阳丨利木利丨墨香铜臭粉,莫挨老子。素还真偏激粉,看见一个素大饼锤爆一颗鲜血淋漓的傻瓢。

默苍离冷漠的参加饭局,看着自己两个徒弟互相装X。
  “我这个人啊,也没什么优点,就是喜欢买东西,一张卡200万一天都不够我刷!唉买的那么多名牌隔天都不喜欢了只好拿去垃圾场报废处理~”俏如来翘着二郎腿,兴致缺缺地看着自己的手指甲。
  默苍离更加冷漠的看着另一边的上官鸿信。
  “这有啥,你能不能生啊,一胎能不能就生个儿子,要不然我娶你有啥用啊你说,屁事还那么多,果然就是欠艹。”上官鸿信挖着鼻孔,一只脚脱了鞋踩在凳子上,味道一言难尽。
  坐在俏如来那边的史艳文——应该说藏镜人,手里的筷子已经快戳进桌子里了,简直一点史艳文的儒雅气质都没得。
  坐在雁王那边的凰后情况也没多好,这个能把自己情绪藏的很好的女人就差直接拿只笔在脸上写上四个大字“我嫌弃你”了。
  默苍离不想发表意见并低头给杏花君发微信:
  “我怀疑我徒弟们趁我不在去读了影视。”

评论(6)

热度(4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