叶旻

长阳丨利木利丨墨香铜臭粉,莫挨老子。素还真偏激粉,看见一个素大饼锤爆一颗鲜血淋漓的傻瓢。

砚欲。

随便撸撸。
————————————
  师相。
  欲星移闻声,偏过头去,见着幼儿怀里抱着一本厚厚的书,浅色眸瞳一如荡水清澈,却有情绪做涟漪。
  嗯。
  他轻应一声,顺手抽去小砚寒清怀中厚重。
  食指修长,翻点书页文字时,恍若此时不过月下抚琴。小砚寒清依旧保持着伫立的姿势,定定望着。
  不出声,不靠近。
  仿佛臣子递交文书时保持的谦卑距离。
  欲星移想了想,道不出其中所以,便也作罢。

  其中种种,终归不是为自己所做的准备。当下稚子态度如何,欲星移并没有在意。



——师…相。
  欲星移昏迷后,砚寒清鲜少前往探访,或因身份,或因过往。
  他仍像过去那般,将一本厚重书册合上,轻轻搁置寝室软榻之上。
  他仍退去远远,似臣子谦卑。
  砚寒清告退。

end
亲友太惨了,0热度,我随便搞搞意思意思,万一这cp哪天热了呢。

评论(1)

热度(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