叶旻

长阳丨利木利丨墨香铜臭粉,莫挨老子。素还真偏激粉,看见一个素大饼锤爆一颗鲜血淋漓的傻瓢。

法地。神经病脑洞

-ooc!!!真的神经病!!!看完你会打我那种!!!!
-段子流!!!!!
-流水的脑洞铁打的谦哥。…
————————————————————
  他们去拍了仙门二三事,网剧,其实每个人自己有自己的工作,只是玉逍遥一时兴起拍了个丢网上。
  一炮而红。逍遥哥躺着数钱:妙啊。
  然后类似于cp的展子,请了几位主演,地冥保持优雅君奉天保持冷傲直到访谈结束俩人在台阶上,一个揣着书一个抓着星宿劫,大马金刀一坐。
  热死了热死了热死了。
  然后休息好了,地冥看着满摊花花绿绿的本子道具,好奇心起来了,拍拍戏服(永夜剧作家)就走,君奉天看他起来了,他也站起身看看迪迪(?)想干什么。
  然后两个人在摊位上和法地纯肉本来了个史诗级会面。
  摊主看是两位当事人,心里方方的,还是大方地送了他俩一人一本,两个人就以小学生看书的姿势拿着书走到了角落。
    地冥躺在君奉天身下,媚(我)若无骨,娇(防)喘(河)吟吟,直勾的君奉天胯(谐)下巨(lof)物一柱(乖!)擎天。
  地冥和君奉天的视线同时移开书本,地冥看了看君奉天的裆,君奉天看着地冥因为常年坐钢琴而脊椎病的腰。
  这尼玛…………
  君奉天一把按住躁动的永夜,安抚着冥弟算了算了。
  忽然边上飞过来一只巨大的白团子,竟是刚刚合影结束的神愆版玉逍遥。
  “你他妈叫谁冥帝呢!!”
………………tbc或者end,我就爽一爽。

评论(4)

热度(2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