叶旻

长阳丨利木利丨墨香铜臭粉,莫挨老子。素还真偏激粉,看见一个素大饼锤爆一颗鲜血淋漓的傻瓢。

十七X鬼谛

前两天谦哥把我脑洞给勾出来了……贼拉想开一辆娃娃车,OOC就对了……
  不是替身,我就是想嘲笑鬼谛(。)

  鬼谛现在的形象就是凶的一批地帝父派,虽然嫌弃玉逍遥嫌弃的要死,天天开着无神论的号出去打架搞事骂儿子,可是长得最像玉逍遥的也是他。

  【我本来想让瑟斯永夜也一起上的,后来琢磨了一下不太对头,因为之后的鬼谛已经不是以十七为主了,而是帝父的目标】

  出任务回来之后十七一直闷闷不乐,对一族进行屠杀之后连婴儿都不放过这种事对他来说冲击太大了,虽然是为了进步,于一个少年来说依旧是一种难以言喻的精神暴击。

  鬼谛洗完手,操控身体躺在床上休息,这才进入意识空间。在意识空间里,他看着缩在角落里像只团的十七,啧了一声。

  鬼谛就去掰十七肩膀,问他有什么不能接受的,直说。

  他的意思是这样憋着也没什么JB用啊。

  十七解读出来的意思是鬼谛也嫌弃他。

  十七登时就委屈了,尤其一抬头,和鬼谛对视的时候,那双印象中,(玉逍遥)满是温和的眼里布满完全相反的(鬼谛)意味,十七就更加委屈了。

  然后小十七就忽然站起身,一按一推一勾腿,顺利把鬼谛推翻在地上。

  鬼谛是没反应过来,他对这个特别乖的本相几乎没有防范,加上自己本来就是为了扶持他达到自己的梦想,才分化出来的。

  鬼谛仰面躺在地上,黑色的斗篷掉了下来,垫住他的身体,蒙面用的黑纱也掉了下来,更加完整的玉逍遥的面容就暴露在十七面前。

  小十七,就,假设,玄尊让他去风月之地处理过一些有地位的人的性命。

  也,就说明,他其实懂得。类似于埋伏时听到看到不是小朋友该看到的东西。

  十七岔开腿跪在鬼谛身上,两只手撑在鬼谛两边,定定地看着鬼谛的脸,从幽紫的眼睛,到高挺的鼻梁,再到嘴唇。

  小十七眼睛一闭,一低头,双手由按改为揽着鬼谛的肩膀,躺在他身下的鬼谛就看见他的散发都落在了一边,然后自己嘴巴上贴上来一个软软的东西。

  十七吻了他。

  鬼谛心里那当时就是一万只草泥马呼啸而过。

  鬼谛看十七这姿势不太对,抬起手就要把十七拨到一边儿去,屁大个孩子想干什么。未成年是否自愿发生性行为他都要入狱的好不好【…?】

  十七当时就愣住了。

  连鬼谛现在都嫌弃他了。十七的内心OS

  委屈值马上就炸了。

  然后鬼谛就看着自己的手才握上十七肩膀,他眼睛里就已经蓄满了泪水,可怜兮兮委屈巴巴。扁着嘴。

  鬼谛有一丝犹豫。

  十七趁着他犹豫,一把就推开了鬼谛的手,再把他按下去,又一次吻住他,吧嗒吧嗒眼泪就顺着低头的姿势从眼眶滚下来了。

  鬼谛犹豫啊,他不知道放任十七这样下去是不是可行,对十七想达成的目标是否有用。在他愣着的时间里十七已经完成扒衣服,吮吻痕,摸【——】这一系列的动作。

  等到十七的手指摸上身体的入(lof)口处,准备进(和谐)入的时候,鬼谛终于回过神了,发现自己衣裳大开,不知道什么时候腿也被十七搭着膝盖掰(我)开,方便他办事。

  鬼谛觉得这样步星。

  鬼谛攥住十七的手腕就准备甩开。

  十七又要哭,在他眼泪亮晶晶涌上来的同时,沾了液体,修长的手指顺着入(甘)口,进(霖)入了鬼谛的身(娘)体。

  鬼谛疼的倒抽一口冷气。

  尼玛,动手没个轻重。

  鬼谛心想。

  ……靠,说不下去了,感觉有点雷【。】

评论(17)

热度(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