叶旻

长阳丨利木利丨墨香铜臭粉,莫挨老子。素还真偏激粉,看见一个素大饼锤爆一颗鲜血淋漓的傻瓢。

霹雳布袋戏。关于云海仙门那群美食博主们02

-写到现在还是没什么美食相关我要佛了!!!!

-管他呢反正是试水文……OOC

-等我写到非常君,我发誓除了啪都是做饭吃饭。

 

  永夜一开始并不想对天迹做什么挑衅的动作。

  毕竟大庭广众之下,真的打起来天迹不要面子他要的。

  可是不知道为什么,明明他的意识还在做思想斗争——自己做还是不做,的这短短几秒钟里,他的身体就已经抢先了一步做下决定。

  永夜剧作家这么回忆着,又心想,也许这就是传说中的本能呢。

  他挑衅了一会儿,适时收手,身边的咔擦咔擦声不绝让他有种不妙的预感。永夜收好了星宿劫,缓缓弯下腰,修长的手指轻轻挑起距离自己最近,离凡的下巴,果不其然在稚嫩的脸上看见了细碎的糖块,有一些被太阳照射,已然融化,在永夜眼中已经到了反光刺目的境界。他摸了摸袖袋,取出来一块素色的绢帕,给幼子细细擦去嘴角的糖块。离凡似乎也意识到这里有不少外人,难得乖巧,嘟着嘴让父亲擦脸。

  “离凡,眩者说过很多次,吃要有吃相。”

  意料之中的责备却没有夹杂多少责备的语气。

  放任自由的风,再想灌输理念,似乎困难了许多。

  邪说站在不远处,小心而缓慢地啃着自己那份糖葫芦,翠绿的眼瞳没有任何情感起伏。

而紫色眼瞳的小孩听完父亲的责备,只是舔了舔嘴唇,砸吧了两下舌尖扫到的甜味,又对着自己的父亲努了努嘴,寻着躲他两三步远的哥哥去了。

  永夜剧作家看着两个儿子团在一起,这才有时间看着眼前这位故人兼同行。天迹在大学四年已经被他挑衅惯了,如今这般可谓无伤大雅的逗弄,不需要多少时间就能让他的怒气如风消散。剧作家欲和他对视时,他也在盯着永夜剧作家,不得不说十七这几年不见,化妆的技术愈发精湛,如果不是这个人和自己相处多年,就那么远远的一眼,玉逍遥还不敢百分百确认这就是当年的末日十七。

  “天迹,如果你来找眩者只是为了瞪眩者比美瞳,那还是趁早回去吧。”

  “……”玉逍遥觉得卷走自己怒气的那阵风忽然又回来了。

  永夜等了几分钟,都没见玉逍遥放一个屁,略显不耐地提了提星宿劫。

沉重的权杖落地时击出一声一声地闷响,在身边人群的来回穿梭笑闹声中依旧响亮,无端和心跳频率吻合。一种比尴尬更为微妙的气氛顿时以永夜剧作家为中心弥散开来。

  真是作孽。

  剧作家想。

  

  地冥大学毕业后,没有任何君奉天的那种反抗心理,遵从了玄尊的安排,接任了一家仙门的子公司。

  一开始去自然是不好做的,公司内部的老员工与新员工,三两成团,自成规矩,甚至还会对这个小老板口出妄言。末日十七并没有被那些言论打击,自然也不会被那些言论引导,失去判断。他的心里有一股执念,让他在没有援手的情况下,靠天赋和努力顺利接任。

  原来他只要这样做下去并稳住公司发展,完全不需要网路推销这一环节。所以地冥开微博的初衷只是为了关注时事新闻,顺便看看有没有哪里撕逼。

一言蔽之吃瓜专用。

直到后来有一天午休,他靠在午睡椅上百无聊赖地刷着微博,时时热搜里出现的天迹成功引起了他的注意。

  这么中二的修仙名字也能上热搜,一看就不是什么正经人。

  地冥嗤笑一声,漫不经心点开了tag。

  却在扫了一眼封面时猛地从躺椅上坐起身。

  是穿着常服的玉逍遥,银白的长发发被他随意拢了拢扎成马尾,青年拿着一杯奶茶,面对着镜头笑的非常开心。

  鬼使神差地,地冥没有点开这个挂在热搜下面第一的视频,而是选择划开工作用QQ,给助理发了个消息。

  一夜之间,各大营销号都在推送永夜剧作家这个橙V博主。

 

  一开始网路发展,地冥只发一些餐点甜品,偶尔玩心起,还会配字。比如用八二年的拉菲漱口的感觉是如何。

这一高调炫富举动被不少小姑娘当成了三十有为,自带小胡子,平时就算吃个饭也穿着西装的钻石王老五。

  后来地冥无意间拍了两个小儿子的日常照片,由于两个小家伙实在太过可爱,成功吸粉,钻石王老五马上被划去了,改成伟大的单亲爸爸。

  地冥对此从不反驳,同样的不点赞也不评论。

  毕竟,有时候没有结果的内容,更容易吸引那些满怀好奇心的,八卦的人大部分注意力。

  再后来,十万粉丝的时候地冥依照粉丝的要求开了直播,内容就是两个小家伙的日常生活。

  镜头里的离凡邪说坐在长餐桌上,一左一右,埋头吃着父亲亲自准备的儿童餐。偶尔听到中间主座上的父亲轻轻叫着自己的名字,对应的小家伙就会抬起头,顺从要求,或是笑一个,或是看镜头。

  直播间的礼物越刷越多,浏览人数也越来越高。

  吃饱喝足的离凡皮皮虾本质不变,窸窸窣窣爬下凳子,一步三踮脚,鬼鬼祟祟地靠近了地冥。趁他不注意,两条小短腿一弯一直,施力弹起,一只棕色的毛团团就如脱弓之箭蹦上剧作家膝头。

  地冥被他吓了一跳,下意识伸手去托幺子的背,软乎乎的小家伙又往前挪了挪。紫色的大眼睛扑棱扑棱的。无意间对上镜头。

  地冥睨一眼手机屏幕,就见评论区漫山遍野的我的妈呀可爱死了。

  嗤笑声突兀地响起,地冥手指在屏幕上戳戳点点,嗖一下地,评论区就干净了几秒。

  离凡小手撑在父亲大腿上,茫茫然看着父亲的表情变化和动作,终于在地冥只是拿着手机对着自己的脸咔擦拍了个照后,露出一个乖巧可爱的笑容,对着父亲挥手。

  “父亲,我想玩手机。”

  “可以,五分钟。吃完和邪说去写算术题。”

  “好哦。”  

  地冥手腕轻轻一翻,掌心朝上。一双小手也跟着迅速扒上大手,小心翼翼拿走了他掌心里托着的手机。

  离凡看着手机屏幕里的画面转来转去,乐的直笑。随机小手一扬,摄像头顿时对上了父亲。

  这时,直播间的人手机屏幕上都出现了一个男人。黑色的衬衫没有规规矩矩的把每一颗扣子都扭实,而是放任最高处的两颗纽扣崩开,露出苍白的肌肤和好看的锁骨。

  这个男人有着一头橘色长发,就如光一般夺目。他将手背撑在一边的脸颊上,尖俏的下巴上没有一丝扎眼的胡茬。被几千人观察着的当事人恍若对爆照毫无自知,嘴角的笑意越来越浓,语调较之方才,更加缱绻温柔。

  “离凡我儿,时间到了。”

  tbc.


评论(6)

热度(4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