叶旻

长阳丨利木利丨墨香铜臭粉,莫挨老子。素还真偏激粉,看见一个素大饼锤爆一颗鲜血淋漓的傻瓢。

欲俏。熊孩子治熊师弟

养成。我不会让鱼对小孩子做什么的别误会(。)
……不算养成吧,就养三天。
————————————————————
欲星移左手拿着如意,右手拢着身边小团子柔软的拳头,琥色眼眸中的抗拒情愫有如实体化,道道似剑,直直怼向面前默苍离的脊椎骨。
“我不会带孩子。”
“只需三日。”
“师兄为什么不直接还给史家。”
“史艳文此世依然在为天下人与大义奔走,将俏如来托付与我就是为了避免战火波及稚子。而吾此时有要事需要马上前往羽国,俏如来尚年幼,不可同行。辛苦你了。”
  默苍离那客气的棒读让欲星移的抗拒里掺了几丝嫌弃。
  就在欲星移忍不住要张口怼回去时,掌心里那只柔软的小手动了动,奇怪的本能驱使他收了声,低头去看这个小师侄,许是身高差的太多,从欲星移的视角往下,只能勉强看到幼童帽兜下小小的鼻尖,以及微微抿紧的嘴唇。
  默苍离有所察觉,也停了擦拭镜面的动作,浅红的眸子顺着欲星移的视线转向了小俏如来,同样在等小孩开口。
  帽兜下的小嘴又抿了抿,憋了一口气将软软的脸颊鼓圆,复呼出,一套不加掩饰的小动作就像在自我鼓励。饶是欲星移有两分不耐,也由好奇拂了去。
  足足候了小半盏茶,小家伙才侧过身,那情形颇像一团糯米滋在地板上蠕动一周。小孩儿将另一只肉呼呼的小手扬起来,扒住欲星移牵着自己的大手,奶声奶气的话饱含诚意。
  “师叔,俏如来会乖……”
  欲星移与默苍离对视一眼。
  默苍离后退一步,原地化光而去。
  “……”
  玻璃花同门情。

  欲星移再低头,俏如来依旧昂着头,睁着大大的眼睛望他,欲星移有些挫败地垮了垮肩膀。
  “俏如来——”
  “我知道,我会自己洗脸穿衣服做课业念书写字,除了澡桶与桌面太高俏如来够不着,需要师叔帮忙。”
  小孩子照顾自己的技能点的很详细。
  欲星移还是不开心。
  “所以他让我带你的意义是什么?”
  俏如来闻言像是想起了什么一般,忽然撒开了他的手,然后欲星移有幸看到一只糯米滋一个漂亮的转身,然后拖着长长的衣摆嗖嗖朝着书房移动而去,不过片刻又嗖嗖移动回来,手里抱着一只长度堪比他半身的卷轴。
  欲星移觉得自己被人送上了一份炸弹。
  他用拆炸弹一般的心情抽去了卷轴上的锦缎。
  这卷轴抻直了比他都高。
  默苍离你这个禽*。
 
  人家是大师兄,说什么是什么。欲星移无奈,遵着默苍离给他留的话,随意整理了一下背囊,点了点需要的银钱。末了在俏如来的小包中也放了几枚铜板,这才推开门,朝市集去了。
  一路上欲星移都在思考卷轴上这么些物什,自己只今日一道能否买齐,带的银钱是完全足够的,走着走着,全然忽略了俏如来已许久不出声了。
  而稚儿终归是稚儿,强撑了一会还是忍不住向前头健步如飞的师叔伸手,拽住他同样拖曳的披风。
  欲星移被微弱的拖缚感打断了思路,后知后觉般想起还有个孩子,带着一点思路尚未完全回归的茫然回头。
  就见小孩儿神情恹恹,双手牢牢拽住他的披风,见伊终于停步,才可怜兮兮地开口道:
  “师叔,累了……”
  “……”
  再起步时,欲星移的肩上已然多了一只白乎乎的小挂件。

  尚贤宫为求安静,坐落点远远离了热闹的集市,欲星移足足走了两个时辰才见到人群,到达目的地时已过午时。小孩儿就这样盖着帽兜伏在他肩头睡了一路,此时也被周围的人声惊醒,懵懵然从欲星移肩膀上抬头,一张软乎小脸被睡得红扑扑的,金眸雾气蒙蒙满是茫然。俏如来甩了甩脑袋,却被欲星移抬手按回了肩上,那只宽厚手掌替他掩去了刺目阳光,小孩儿一时尚未缓过神,小声地打着嗝,细细的呼气尽数洒在欲星移脖颈。
  走到相对安静的地段后,俏如来也彻底清醒了,此时他正捧着自己的小布包,坐在欲星移小臂上转头到处张望,寻着那些糖人笔墨摊,而欲星移也由着他,甚至顺着他的视线来回移动位置。他确实不知道怎么带这么小的孩子,只能事事先顺着他,再时不时往他的小包中再放几枚铜板。只逛了这么一会,俏如来已经满足地怀里抱着一筒梅子茶,兜里揣着一包方糖,欲星移手上拿着软笔墨块了——默苍离平日是不会这么抱着他出门采购的,更何况让他自己买东西。
  “师叔,想要那个。”
  小孩终归是撇不开好奇的本性,遇到什么糖人摊,果糕铺,总是要忍不住过去逛逛,一只梨膏糖啃两口又想着下一件,欲星移抱着走这么一路,不喜甜食的鳞族师相已经快因为食用甜食过度而饱腹了。
  一大一小来来回回走了一下午,待到华灯初上,才将所需的物品都彻底采纳完成。欲星移想着连夜赶路也不可能了,索性寻了一处客栈,领了木牌后又付与小二一些赏钱,让其备上热水,自己则抱着依旧活力满满的俏如来上楼去了。
  小孩甫一进屋就迫不及待的从他手中接过了今日新购的笔墨,凑到书案前去了。欲星移跟在他身后,托扶着小孩坐上椅子,见俏如来暂时没有什么事需要自己帮忙后,才转身将那只巨大的包袱放在了桌上,倒水解渴。 
  俏如来不知从哪摸出了一本金刚经,端坐案前认认真真地誊写了几页,这才露出个舒心的笑容,收好了那副笔墨,撅着小嘴有模有样地吹了吹纸上未干的墨,候了好一阵,才拿着纸蹦蹦哒哒到欲星移面前,举起那几张字帖。
  “师叔,课业完成了。”
  “……?你师尊给你留的作业是抄经?”
  “当然不是,是练字。”
  欲星移心情有点复杂,小孩的字写得已远超同龄人许多,甚至要比一些成人写得让人悦目。细看之下却又有几分熟悉……
  ……总觉得是哪个熟人的字体啊。
  欲星移想着。
  小二手脚利索,这会儿功夫已经准备好了温水,手里还提着一桶沸水,道客官要是觉得不够就加。欲星移颔首致谢,关门落锁。他将沸水桶置于俏如来打滚都碰不到的地方后才褪去浅蓝外衣,一对宽袖被他拢起,缚于臂弯处,素白纤长的手指浸入温水,随意打转。温度确实恰好,便替幼童也褪了衣袍,俏如来由着他动作,不曾反抗,甚至乖乖地抬手低头配合欲星移,直到被剥得只剩一条灯笼裤,他的师叔才将双手从他腋下穿过,将他托起,放入温水桶中。
  “唧……”
  俏如来浸在水中的小脚互相勾了勾,对他师叔道了声谢,这才拍湿小手,仔仔细细地搓洗起身子来。
  欲星移不擅替幼童沐浴,俏如来既然可以自理,那自己好好发挥着移动挂钩的作用就是,托着他乖巧的师侄在水面上起起伏伏。
  小孩沐浴完毕,换上了干净的里衣,终于感觉到了困意,打着小小的哈欠,蹬着一双小短腿爬上了榻。
  欲星移匆匆打理了一下自己,换好了衣裳,也凑到床边去,挨着床沿坐下。不料小孩顺势就是一个翻身,整只糯米滋挂在了欲星移的手臂上。
  欲星移:???
  小孩柔软的面颊贴着他的小臂蹭了蹭,又打了个哈欠,轻轻砸吧了一下嘴,稳稳地抱着欲星移的手臂合上眼皮。该是累极了,不过一会,俏如来的呼吸便平稳了下来。
睡着了。
默苍离不在的第一天,想他。
欲星移的手上挂着糯米滋,倚着床柱望着月光,无奈地想着。
——————————————————
写了三分之一耐心gg了,例行暂时丢铲,等耐心回归。……

评论(4)

热度(3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