叶旻

长阳丨利木利丨墨香铜臭粉,莫挨老子。素还真偏激粉,看见一个素大饼锤爆一颗鲜血淋漓的傻瓢。

藏史。巧合三十题

藏史。巧合三十题之前世恋人

  还债了还债了。

  OOC欢脱向段子流注意避雷。

  因为懒没有认真捉虫和润色,请看官爸爸们温柔点打我。

  么叽,么叽。



  罗碧的学生时代,曾有一段刻骨铭心的经历。

  这段经历,险些就成了他爱情路上的阻力。

  史艳文露出了非常赞同的表情。

 

 

  罗碧是在苗疆读的大学,老罗对儿子的教管方式就是放养,连罗碧高考那天都能扒着门框疑惑地问他你今儿咋起这早的存在,所以看到罗碧选了个鸟不拉屎鸡不生蛋的专业时,老罗惯于平静的表情也只是出现了一小丝裂痕,随后一摆手,任他去浪暑假了。

  ——这个专业有多冷门,也许整个专业除了不缺钱随便玩的富家公子和在营企业老板之外,只有像他一样用爱发电的懵懂青年了。

  

  

  那段刻骨铭心的经历发生在一个月黑风高的夜晚,在营企业老板瘫在下铺,手里拿着iPad咻咻咻打着愤怒的小鸟,罗碧伏在桌上,手里拿着一本一个字都看不进去的专业书,咸到长毛。老板一口气连通三个章节,远甩列表一个名叫剑四毛的小学生几座城,霎时感觉神清气爽,连趴在那真的要咸出毛的罗碧落入他眼中都自带了faceu激萌的滤镜。

  温皇说,罗碧别闲着了我们去搞事吧,你看我都能主动起床来拉你去玩了你闲着像什么样子。

  罗碧将目光从书上挪开,空洞的眼神中掺了三分温皇熟悉的陌生。

  「你是不是又姓任了?」

  「……」

 

 

  最终两人还是下了楼,趿着同款拖鞋,去了大学城前的大排档撸串,鸡心羊肝娃娃菜上盖着各种各样的香料酱汁,小圆桌中间还有一盘麻辣小龙虾,手边是一人一扎的冰镇啤酒,嗨得不行。吃到尾声时,温皇犀利的小眼睛里迸射出一道金光。

 「罗碧,你信不信你前世曾有个恋人,是个男性。」

  罗碧喝的迷迷瞪瞪,意识却还跟得上这人的话。他抬起眼睨在营企业老板一眼,嗤一声笑道。

  「那你信不信你上辈子因为欠我被我追着打?」

  「……」

 

  罗碧这个专业,说好吧不算好,冷到没人知道,说出来名字,对方就会像听说计算机专业时那样露出“哦~修电脑的”同等性质的表情,导致罗碧大学四年在交友上丧到不行,和富家公子与在营企业老板成为苗疆大学里出名的铁三角。说不好吧也不算不好,能稳不挂科还课少,有了许多自由的时间。

  对社交失去信心的罗碧,懒到蹬鞋太远就不想下床的温皇,兄弟们都不出去我出去有啥意思的千雪,用这些自由的时间尝遍了大学周围的外卖。

  导致后来上线的史艳文拿到罗碧的手机随便划了划,看到的就是一屏幕的外卖app。

  兼职超市送货。

  史艳文:……

 

  改变罗碧顺便改变千雪温皇咸鱼生活的契机,是那场大学生运动会,本着人活着不能和社会脱节的思想,罗碧连拖带扛地将两位鱼友拉到了志愿者报名处。

  

  负责纳新的学妹认得这三个人,也体谅温皇的心情,登记完成后笑意盈盈地安排了他们三个去入口做安检。

  这种全国性的活动有个共同点,人与人与人,偏偏在茫茫人海中,温皇一眼锁定了那个不同。

  那天史艳文作为中原大学的代表,背着一只黑色的登山包,穿着T恤七分裤,一头乌发束成马尾,盖着一只鸭舌帽遮阳,低头来来回回看苗疆大学的地图,面上带着一丝浅笑。

  可以说这么个帅哥往那一站不耀眼都难了,重点是那张脸,和他身边那位不耐烦的兄弟简直一模一样,巧合的令人惊异。

  温皇立刻用胳膊肘怼了怼罗碧的腰,眼见好友转头一副暴躁的模样也不乱阵脚,反凑到罗碧耳边嘀嘀咕咕。

  「老铁,你有没有兄弟,双胞胎那种。」

  罗碧翻了个白眼:

  「我家户口本你比我都熟,你属鱼啊?」

  「……」

  温皇深呼吸。

  他又抬起手指了指史艳文:「那你看树下内小哥,和你长得像不像。」

  罗碧顺着他的动作面无表情回头,好巧不巧与抬头找路的史艳文撞上视线,青年人站在树荫里,阳光被树叶切得细碎,星星点点投在他脸上,就见史艳文略有些惊讶地望了眼罗碧,随后歪歪头,眯眼笑了起来。

  罗碧忽然就看见了丘比特拉着一只粉红色的炮筒对着他,不停地挥着短手咆哮「开炮!开炮!!开炮!!!」

  罗碧脑子一热,将扫描器往千雪怀里一塞,气势汹汹地朝那棵树走去,距离史艳文只有一米时他停下脚步,他听到自己脑部CPU热到发出了烧开水时那样的嗡鸣声,以至于他盯着史艳文就冒出来了一句:

  「那啥,你相信我们上辈子是恋人吗!」

  「……」

  史艳文笑容渐渐消失,甚至有一丝惊恐。

  温皇不忍直视。

  千雪缓冲50%,还没跟上剧情进度。

  罗碧:……

  罗碧:人生重来算了.jpg

 

End

  又是一篇写到后面不知道自己在写啥的东西……


评论(7)

热度(4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