叶旻

长阳丨利木利丨墨香铜臭粉,莫挨老子。素还真偏激粉,看见一个素大饼锤爆一颗鲜血淋漓的傻瓢。

金光布袋戏。动物世界番外

金光布袋戏。动物世界番外
伪更。全员动物。
因为一些不可描述的理由。
无敌旋转爆裂【OOC】预警。
设定有改动,史爸兔。
还没想好为什么史爸兔了,就当他吃错神蛊峰的果子好了。
这么多字了应该能挡住后面了吧,雷排完了就这样。
01.

  这是史艳文失踪的第三天。

  俏如来站在森林的入口眺望,两只前爪因着他焦躁的心情而来回踩动发泄,本能想甩一甩尾巴却发现被牵制,一回头。

  比他稍稍小一圈的戮世摩罗正叼着他尾巴尖,试图将狐往回扯,见他看着自己又松了口,抖一抖毛皮往前几步,走到俏如来身边,前爪交叠伏下。

  “你在担心什么,史艳文被猎户抓走?”戮世摩罗摊的像一块狐狸饼,晃着自己蓬松的大尾巴,一下一下拍着地。“那等他回来,我一定会好好称赞一下他这种丢人的行为。”

  “仗义——”

  俏如来颇为不悦,抬起爪子刚想摁他,眼角余光瞥见不远处一道熟悉的身影,立刻住爪,一扫心头焦躁迎了上去——

  然而,还未等他开口,藏镜人便将忽的一仰头,将嘴里衔着的一只雪白团子,抛到不远处正摊着打哈欠的史仗义身上。

  人在家中坐,锅从天上来。

  戮世摩罗被压得一哽,哈欠生生打断:???

  那只白团将史仗义背上的软毛都压下去一块,似乎也摔到发懵,俏如来敏锐地察觉到什么,赶忙回到戮世摩罗身边,低头将那白团从弟弟背上衔下,放到地上,就听到一声细弱的回应。

  “仗义……抱歉。小弟,下次抛之前能不能和艳文知会一声……”

  俏如来与刚起身的戮世摩罗对视一眼,双狐懵逼。

02.
 
  那只白团是一只白兔,垂耳的白兔,此时正团在戮世摩罗与俏如来的两对狐爪中间,睁着蓝汪汪的眼睛伸舌舔自己的爪子,仔仔细细打理方才因为冲击而杂乱的白毛。

  俏如来看了一会史艳文理毛,又抬头去看戮世摩罗,正巧看见红狐狸也在盯着自己看,一只眼微眯,满是嘲讽的颜艺,似乎在等一个结果。
 
  白狐狸自觉转身朝黑狐狸走去。
 
  “叔父……爹亲这是怎么了?”
 
  “这不重要,爪子耳朵眼睛尾巴该在的都在。”黑狐狸趴着,后爪蹬去身上挂的最后一只苍耳。

  “我觉得挺重要的……”你这是食肉忽然变食素还换了个品种……

  “俏如来。”
 
  藏镜人在一瞬间变得严肃,把还在纠结的俏如来惊了一跳。

  “在……?”

  “史狗子从犬科变成了兔科,他还是不是你爹亲。”

  “当然是……”

  “这不就好了,还有什么问题比这个重要。”

  俏如来选择闭嘴。

03.
  白狐狸背着白兔告诉银燕这个是爹亲时,红狐狸很快就接受了这件事,确实在俏如来的预料之外。

  “因为,不管爹亲变成什么样,这都是我们的爹亲啊。”红狐狸仰着头和大哥对视,那双金灿灿的眼睛里充满了正气。

  “……。”

  真的很有道理,无言以对。

  好在俏如来吃素,即便多一只兔也不影响狐狸窝的日常饮食,除了戮世摩罗时不时恐吓史艳文要吃了他以外,与过去没有任何不同。

  有时候史艳文会跟着俏如来出去晒太阳,绿色的叶子包裹着几块萝卜片,系在白兔背上,在下巴上打个结。史艳文垂着耳朵,团在俏如来背上,昂首去看这熟悉的森林,他其实强调过几次自己走,都被俏如来拒绝了,无奈之下只好妥协。待到白狐狸走到目的地俯下身趴好,才顺着他的毛皮滑到蓬松柔软的尾巴上,将背在自己背上的小叶包拆下打开,前爪扒住萝卜块咔擦咔擦慢慢啃着,偶尔低头拨弄几下,看看有没有萝卜碎块落在长子的尾巴上。

  日子一天一天过去,和谐的不能更和谐。

  直到那天,温皇和千雪在没有通知罗碧的情况下,来访了。

Tbc
  混更将就吃……谢谢大佬们不杀之恩。

评论(9)

热度(48)